篇一 : 乔老爷讲故事之:精明的地主

时光如沙抓不住,但日子里沉淀着的故事我们却捡得到,只要你有这个心。

守住时光的温暖,一张方桌,几把藤椅,一壶清茶,几个闲人,扯一通天南地北的闲事,你笑我笑;听一段古今智慧的故事,遐想联翩。

我们几个闲人中,乔老爷(大家对他的笑称)的故事最多,虽不是什?#26149;?#21548;的野史和?#36864;?#30340;花边新闻,却个个富于哲理,于以启迪生活,这有趣的雅兴大家何乐而不为?

乔老爷讲故事从来都是三言两语直接?#35828;保?#19981;象我写字的人文皱皱的?#19981;?#30011;蛇添足。往往是他讲的故事牵着我的思路走,乔老爷的故事讲完了,我的构?#23478;?#22312;头脑里形成了。

那是一个日长夜短的盛夏。夜已经很深,只有墙角边的蟋蟀偶尔还不时地发出些叫声。地主算不过(意思是他精明得附近没人心计再?#20154;?#20877;深,人精呐!)光着裤衩斜躺在床上,一只手衬着头一只手扑扇扑扇地摇看芭蕉扇,眼睛盯着睡在身边的地主婆,轻言细语地吩咐:“明天我带着管?#39029;?#36255;远门,你在家要好生管理?#26885;瘢?#29305;别是?#20999;?#38271;工 ……”

“晓得晓得,以往你出门不都是我在家管着?”地主婆还没?#20154;?#19981;过的话说完,早就不?#22836;?#22320;将话呛了过去,连眼睛也不睁开瞧一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次不同,”算不过接着说,“以往时间短只一两天功夫,这?#25105;?#19978;个月的……”算不过还要说什么,地主婆猛地侧过身,竟将屁股对着算不过。

算不过再不吱声,扇子慢慢地摇着摇着将自己摇进了梦乡。

第二天起来,地主婆不?#19994;?#24930;,她清楚田地里的活完全靠长工们做,他们?#26723;?#25042;,自己就得少点收?#26705;?#20110;是每餐大桶蒸饭,大锅?#24202;耍?#23558;十几个长工喂得饱饱的,只是没几天这满仓的粮食却少了一半。

长工们干的是体力活,地主婆又吝啬,菜里舍不得多放一点油,加上天气炎热,白天时间又长,长工们吃起饭来一餐多似一餐,如狼似虎个个大碗盛饭,大口吃菜,狼吞虎咽地一餐吃上个两三大碗,硬是还没到吃饭的钟点就喊饿着,你说粮仓的谷怎么不哗啦啦地少?心痛得地主婆干着急,左?#21152;?#24819;百思不得其解。

家里地主?#20598;?#31918;仓的谷一天少似一天,那心里是又急又痛,身在外边的地主公算不过也是放心不?#24405;?#20013;事务倍受煎熬,好不容易熬到办完事,赶忙招呼管家收拾?#26032;么?#21254;往回赶。

一进门,地主算不过就?#21271;?#31918;仓而去。打开?#32622;?#30475;到走时满满的一仓谷,才一个?#35328;?#21151;夫就被吃得快要见?#31069;?#19968;跺脚又?#21271;?#29482;圈。进猪圈一看,六头?#25163;?#19968;头不少懒懒地躺在圈里,算不过忙转身直找地主婆而去。

“我出趟门,你就败家?”算不过见了地主婆劈头就骂。

地主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正想?#27425;剩?#36824;没张嘴,就见算不过一转身竟自走了。

“快快去叫屠夫杀猪。”见到管家,算不过直接吩咐道。

杀完猪,算不过又吩咐厨房大碗盛肉给长工们吃。

地主?#20598;?#20102;心痛,气呼呼地拽着算不过来到饭厅,指着长工们说“老不死的,你看看你看看,长工们还不是照样吃着三碗?#35762;?#30340;。”

算不过赶紧把地主婆拉到一边,小声地对她说: “他们吃得?#35828;?#19968;餐第二餐,你等着,等着看看第三餐第四餐,他们还能吃么?”

又是一个漆黑的夜,地主婆气嘟嘟地?#25199;?#30528;算不过躺在一边。算不过翻过身凑紧地主婆斜躺着,一手为地主婆扑扇子,一手搂住地主婆细细的腰,耐心地解?#36864;担骸?#20320;别心痛这几头猪,我是专门养给长工们吃的。这些做体力活的苦鬼,肚子里没有一点?#36864;?#21482;能用更多的白米饭填他们的肚子。?#20493;?#20102;一下,算不过丢掉扇子,双手生生地将地主婆光滑的身体搬转过来,对着地主婆的?#25104;衩?#22320;说,“你只知道肉比米贵,可在这小镇上,有几个?#22235;?#21507;得起肉?吃不起肉的人可以不吃是不会死,但人不吃饭就不行了。再问你的猪肉又卖给谁?煮给长工们吃,肚里?#36864;?#22810;?#20439;?#28982;就少吃饭,省下来的粮?#34924;?#21040;镇上就可以变成钱。穷鬼们在我家里大口的吃肉,心里一定非常感激,干活就更卖力了,当然,我们就再也不愁没人干活,更不愁其他地主抢了我们会做事的长工。”说完,诡异地对着身边的地主婆得意地一笑。

地主婆痴痴地望着算不过,单提玉臂伸出手指轻轻地往算不过的额头上一戳,娇滴滴地说:“人精!”

算不过乘机一翻身,将地主婆狠狠地压在身下……

2016.01.13.定稿

篇二 : 乔老爷讲故事之:聪明的女人

闲来无聊,几个男人凑在一起?#36864;?#20102;一回,眉飞色舞地谈论起这个女人漂亮那个女子有韵味来,只有乔老爷在旁不屑一顾地说:“现在的女人开放过了头,比不得过去的女子对爱情忠贞。过去的女子不仅聪明且贤慧。”于是,大家立马打住话头,知道他又有故事要讲,就一齐向乔老爷投去期待的目光。

过去,有一女东家备了些材料,请匠人?#24613;?#28155;置些用具。

?这天清早,女东家刚起床,就听见有人敲门声,于是,女东家边出房门边向外面问道:“谁啊,这么早?”

?门外敲门的人答道:“青龙?#25104;?#21072;皮的。”

?女东家见说,忙接道:?#33453;叮?#21407;?#35789;?#31742;匠师?#36947;?#20102;。”随手拉开门闩,开门请篾匠师?#21040;?#26469;。

?篾匠师?#21040;?#38376;后放?#24405;?#19978;的工具担子,看了?#35328;?#23478;中的茅竹就问女东家:“这些料要做些什?#22823;?#22120;?”(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女东家轻轻一笑说:“师傅?#20999;?#23478;,就跟我做个肚上跳的,一个腰边吊的,一个蒸气的,一个闭气的,再就是做个一个夜夜要的。”

?篾匠师傅听完竟不知道女东家说的是那几样东西,半晌作声不得。突然,篾匠师?#24608;壩从从礎?#20102;起来,女东家一看,见篾匠师傅弓着腰捂着肚子,忙问:“师傅肚子不舒服么?”

“嗯,肚子有点痛。”篾匠师?#28404;?#20303;肚子答着。

“那师傅就休息一下吧。”女东家关心地说。

?篾匠师?#23548;?#35828;乘机溜进了茅侧。

?蹲在茅侧里的篾匠师傅苦思冥想,终是猜不出女东家要做的是哪几件篾器。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就听到女东家与隔壁的女邻居在说话。

“刚才不是看到你家篾匠师?#21040;?#20102;门,看么不见人做事?”女邻?#21491;?#24785;地问。

?女东家望着邻居一乐,故意提高嗓子说:“是啊,刚进门?#36864;?#32922;子不舒服,在茅侧里蹲着。”说完抿嘴一笑。

?女邻居会意,就故意问道:“你家要做些什?#22823;?#22120;?耽误了时间就做不完事哟。”

?女东家装着并不在意的样子说:“不碍事,就是做个暵东西的铺篮、腰上挂的篓子,蒸粑的格子和盖子,还有个灯架*。?#20493;?#22312;茅侧里的篾匠师傅听完恍然大悟,提着裤子边走边说:“好了好了,刚才肚子真痛。”系好裤子拿起锯子就裁起料来。

?女东家和邻居见状,相视一笑,各自做事去了。

?傍晚将要收工,女东家见?#25925;?#19979;一节竹子,就笑嘻嘻地对篾匠师傅说:“就用那节剩下的竹子再跟我做个千丝不在头的筅帚吧。?#20445;?#23558;竹子劈成细篾用来刷锅。)

?篾匠师傅高兴地说:“要得!”

2016.10.09初稿

*注:过去没有煤油也没有电,夜里家?#19968;?#25143;都是用菜?#20599;?#28783;。竹篾做个灯架,架子上放个盛满菜油的小碟子,碟子中间放根灯草,点亮即可照明。

篇三 : 乔老爷讲故事之:邻里的舌根

江南的天气在五月这个梅雨季节里象个疯婆子一样极不正常,一会儿晴一会儿雨,一会儿热一会儿凉。施琼仁接儿子电话的时候正值老天开了个笑?#22330;?#22826;阳出来了,象是知道他家有喜事似的。

?????????阴雨连绵的天气里,施琼?#39135;?#22312;邻居家与些无事的邻里聚集在一起聊天,这天突然荷包里的?#21482;?#21709;了:?#21834;?#26045;琼?#31034;?#30693;道是外出打工的儿子施望打过来的,伸手从荷包里掏出?#21482;?#25509;听:“是我啊,望望,有么子事么啊?”

???????“爹!我买了一部宝马。”电话那?#33539;?#23376;告诉他。

????????“要好多钱?#26705;俊?#26045;琼?#31034;?#21916;地问。

????????“不多,几十万块钱。?#20493;?#23376;在那头平静地说,“爹,我一会开回去让你和娘看看。”

????????“好!好!几时到家啊?望望。”施琼仁有些兴奋地问儿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明天中午吧。?#20493;?#23376;在那头说。

施琼仁喜形立马就?#23545;諏成希?#21671;着嘴说:“那我跟你娘一会去买些爆竹和烟花在家门口接你。”

????????“你们高兴就好。?#20493;?#23376;答道。

父子这一挂电话,屋里的邻居立时就炸开了锅。

??????????快嘴婶头一个开问:“琼?#21097;?#26159;不是你儿子买宝马?#36947;玻俊?/p>

?????????“嗯。”施琼仁笑?#21595;?#22320;点着头。

结巴哥跟着就夸:“琼——琼——琼?#21097;?#20320;——你——你儿——儿子,望——望有本事。”

施琼仁听了?#25104;?#27867;起了一丝得意微笑。

桃红嫂也问:“你家现在做的那三间四层的房子也是你儿子赚的钱?#26705;俊?/p>

??“不是他寄回来的钱,我跟他娘在家,到哪里找几十万块钱做屋?”显然施琼仁说这话时有点嘚瑟,声音也大了起来,?#31216;?#32509;得更开,这笑容?#36335;?#26159;长期压在施琼仁心头上憋屈后的灿烂。停了一下,施琼仁得意地说,“等会同他娘一起去买些爆竹烟花,明天好在家门口接接他。”????

?????????能女妹子真是能说会道,笑嘻嘻地跟着就拍上了:“我俩的家住在紧隔壁,等会也去买?#25226;?#33457;明天凑个热闹。”

?????????快嘴婶生怕落了人家的后方,赶紧说:“我两家也是近邻,等会跟能女一起去买些烟花热闹热闹。”

??????????有人表现了,在场其他的邻居当然不好落后,纷纷表示要一起凑个热闹!

????????施?琼仁儿子买宝马车的事,在街坊里一传十,十传百,不一会整条街道都知道了,也?#20960;?#30528;买了烟花爆竹要凑热闹。

????????次日上午,施琼仁儿子的新车一开到家门口,顿时“噼雳啪啦——咚,噼雳啪啦——咚”烟花爆竹齐炸开了,街坊的?#25104;?#20010;个都露出了些笑容。施琼仁的?#27599;?#25552;着一包糖果挨个地散,施琼仁父子拿出烟一个接一个地发。

?????????大伙正在兴奋时两个警察来了,开口就大声地问:“这车是谁的?谁的?”

?????????施望赶紧凑到跟前说:“我的。”施琼仁也停止了散烟,忙让警察屋里说话。

????????“这么多烟花爆竹在燃放,要注意安全!?#26412;?#23519;大声地提?#21693;?#29756;仁父子,叮嘱一番后一?#31169;?#20102;一根烟就出了施家的大门。

??????????傍晚的天空有些黑偏偏又下起了小雨,乔老爷下班回来,?#27599;?#24555;嘴婶就迫不及待地向男人报告:“今天我们这条街好热闹吔,施琼仁儿子买了?#31354;感?#30340;宝马回来,街坊邻居家?#19968;?#25143;放鞭炮烟花给他装?#22330;!?/p>

???????“那好啊,说明我们街坊和睦啊!”乔老爷高兴地说。

??????????这边乔老爷才说完,那边快嘴婶就搭拉着?#25104;衩?#20846;兮地对乔老爷说:“你不知道啊,刚才结巴在街上跟人家?#30340;?#36710;说不定是他儿子从哪搞来的。”见老公?#25925;?#19981;理釆,快嘴婶又说,“这不,能女背地也里跟我说这车子来路不明,还来了警察在追查吶。”

??????????乔老爷脸一沉?#27785;颂每?#19968;眼,重重地“哼”了一声,抬头看了看门前这片时晴时雨的天,再想想身边这群人阳奉阴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邻居,不知道怎么才好!

特别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2016.07.02

篇四 : 乔老爷讲故事之:善果

甄老爷虽不是腰缠万贯的豪绅,却?#24067;易?#39047;丰。重要的是他为人仁慈且一心行善向佛,这样年长月久,周围的乡亲都被他的善举所感动,干脆赠他一个响亮的名号“甄善人?#20445;?#20197;彰其德。

话说这年夏天的一个中午,甄善人照例又到村前的土地庙前后清扫猪粪?#32933;海?#25171;扫完后看到太阳很炎热,回家也没什么事,庙宇周围环境又清静,随后就在庙背后老柚树底下乘起凉来。

幽雅寂静的环?#24120;?#24464;徐清凉的夏风,直?#26723;?#29956;善人悠悠呼呼地进入了梦乡。

不一会,迷迷糊糊中的甄善人好似听到庙前有人说话,也不作声,怕惊动别人,依然一个人静静地靠着大树睡觉。这时,就听到土地公土地婆下神坛的动响,接着就是土地公土地婆的声音:“小神迎接家婆神来迟,还望恕罪!”

“那里,土地公公,小神到此也是奉命行事。”那位叫做家婆神的女神随声答着。

土地婆婆接道:“有请家婆神里面说话。”(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进庙落坐,土地婆婆便问家婆神:“不知家婆神到本方有何贵?#26705;俊?/p>

家婆神言答道:“老差事,我每十?#22235;?#21040;?#24067;?#25509;送人子一回,今日正好十?#22235;?#21448;轮到了贵地。”

土地婆婆忙问:“不知家婆神这次?#35789;?#35201;接走谁家的小孩?”

“今年第一个便是接走甄家庄上甄善人的独子甄官保,送往别处投生。”

土地公婆听到此言,双双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又听家婆神说:?#25226;?#29579;簿上注定他只有两岁零三个月的阳寿,今日未时两刻就在门口塘里?#36864;潰?#25105;是特来接他转世?#30701;?#30340;。”

土地公公听后惊得失言道:“如此甄善人岂不断了后代?”

“这是他命中注定,我也是奉天行事。”家婆神淡淡地说。

听到这里,甄善人吓出一身冷汗,那里还有睡意,又不敢作声,只得依旧假装入睡的样子,静静地听着神仙们的?#23500;啊?/p>

接着就听土地公公叹道:“唉——,上天如此不公,岂不叫下界积德行善之人寒心?”

土地婆婆则轻声地对家婆神说:“家婆神你看看我庙中这般幽雅的环?#24120;?#20840;是得益于甄善人所为。那年庙顶漏雨他出钱请匠人检修,平日里神案上断了香火,他总是隔三差五地买来香烛自己续上,庙堂上灯?#28404;抻退?#20174;自己家里提?#35789;?#28385;点上,就连庙前庙后的枯叶他都经常来扫,这不,甄善人刚才还在小庙周围捡?#32933;海?#35937;是有些累了正靠在树蔸下睡觉。”

家婆神笑道:?#24052;?#22320;婆,俗话?#26723;?#22909;‘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短’,你夫妻平时沾多了人家的好处,不得已才替那甄善人?#30331;欏!?/p>

土地公公干脆将甄善人平日行善之事和?#25487;?#20986;:“?#34924;?#26576;月某日洪水冲垮了村前小河的石板桥,雨停后甄善人请工匠修善,方便了乡邻出行;?#34924;?#26576;月某日村边?#35282;?#19968;?#28201;?#22604;陷,甄善人请人挑土填平;?#34924;?#26576;月某日一讨饭人?#36710;?#22312;村口路边雪地里,甄?#36843;私?#20154;救起并施舍……”

土地公公还要抖着甄善人的善事,家婆神听得不?#22836;常?#24320;口打断了土地公公的话:“他行善我也有所耳闻,可你也知道天命难违!”

土地公公辩道:“天上地下总得说个‘理’字,万不能叫好人绝了后!”

“我也知道今天这般,日后定叫天下行善之人寒心,可我这办事小神,摊上这事亦是无奈。”家婆神感到有些无能为力,便说,?#20843;道?#36947;去?#25925;?#35201;给甄善人留个后,好叫世人信服。”

“就是这个理!”土地公公附和着。

这时又听家婆神说:“理也在理,只是你我神小权微,难抗天命。”说完抬头向庙外一望,红日开始西斜,急道:“时辰快到,我要行事去了。”说着就要起身。

土地婆婆赶紧拉住家婆神劝道:“家婆神莫急,小神现有一计,可帮甄?#36843;私?#21518;,一来显示上天浩?#26149;?#24681;,二?#26149;?#25945;凡人感动施善,三来家婆神替天行道褒奖有功,说不准阎王爷还会在玉帝面前替你美言两句,到时家婆神岂不又能华升!”一番话?#26723;?#23478;婆神?#27815;套?#30340;地忙催促土地婆:“时辰到了,快快?#36947;矗?#20808;保了小官保的命要紧。”

这时土地婆淡定地问家婆神:“你是不是十?#22235;?#25509;一趟死送一趟生?”

“是啊。”

“今天是十?#22235;?#22836;一天,你十?#22235;?#26368;后一天来?#26377;?#23448;保超生,甄善人不就有后了?”

家婆神和土地公一听晃然大悟,齐道:“有理有理!”

土地婆接着说:“不误家婆神的事,你只是将今番的头一趟排在十?#22235;?#30340;尾趟,那时甄善人的独子官保正好二十岁,他十八岁那年已娶亲第二年生子,你再来接他去超生,岂不两全齐美?”

话音?#31456;洌?#23601;听村里传来叫喊声:?#29100;让?#21862;,不得了了,甄官保掉下水了——”吓得甄善人猛地站了起来。土地公公见机飘出庙宇,若施法术将小甄人轻轻托上了水岸。

家婆神望了望庙后的甄善人,与土地婆相视一笑,飘然上船而去。

2016.05.17初稿

篇五 : 乔老爷讲故事之:歪打正着

夏,带着一股激情在季节里奔放,心在唯美的时光中欣悦。几个人?#19981;对?#24037;作之余闲聚,敞开情?#24120;?#25110;天南地北地侃,或古今中外地聊,让心情?#22836;牛?#38543;情感通融。

一日,大伙闲谈中不知不觉就扯上了抗日的话题,而后就围绕抗日“神”剧各抒已见,不投机时几人争得面红耳赤。正在吵得不可开交之时,“乔老爷”进来了,见大伙神情激动,轻轻一笑,慢条斯理地说:“你们也别瞎争?#39029;常?#25239;战中奇葩的事还真有,我现在?#36864;?#19968;段发生在我们那里的抗日故事给你们听听,你们就知道什么叫神奇!”

大家立?#25487;?#27490;了争?#24120;?#21521;“乔老爷”投来期待的目光。

那是一九三?#22235;?#27494;汉会战失利,日寇在长江南岸湖口登陆,进入向南纵深挺进。鬼子很聪明,他们?#31354;?#39046;一处关口,便在有利地形?#38386;?#31569;碉堡派军驻守?#35762;?#20026;营向?#24052;?#36827;。国军亦是节节抵抗,奋力杀寇。于是两军?#24576;閼蕉?#22312;彭泽太平关一带。

日寇占领太平关花子山后,立即在山上要紧处修筑炮楼,屯兵把守,国军亦在对面要塞处修筑工事,阻击敌人的进攻。

这天,部?#26377;?#36816;来的两门大炮刚在阵地上安置好,炮兵们装好弹药瞄准对面鬼子占领的花子山阵地,?#24613;?#23545;付鬼子明天的进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傍晚时分?#24613;?#23601;绪,国军们都去休息了。这时伙夫们忙完了厨事,无聊时突然想要看看白天炮兵新运来大炮,吃?#25925;?#21548;炮兵们说其威力无比,一炮就能打掉一座炮楼,于是几个伙夫就乘炮兵休息的间?#21486;低?#36305;到炮台阵地上看新炮。

其?#30340;?#26102;的炮?#25925;?#24456;落后的,不是现在电视剧?#24515;?#31181;拉栓的现代炮,而是我们自己造的填火药点火索的土炮。伙夫们不知就理,个个一手?#27809;?#31181;一手提?#25487;玻?#36793;吸烟边围着两门大炮瞧新?#30465;?/p>

瞧着摸着,摸着瞧着,不知是谁一个不小心将手中点烟的火种触到了大炮的引火索,顿时“吱吱”的火花乱绕,紧接着“咚隆”一声巨响,一道红光?#28895;?#32780;?#26705;?#30452;击对面日军阵地,吓得几个伙夫呆若木鸡。

炮弹不偏不倚正好在对面花子山鬼子的操场中央炸开了花。

我守军官兵也被这突然的巨响惊住,立即赶到炮兵阵地查?#20197;?#22240;。见是几个伙夫无意中点响了大炮,当官的气得暴跳如?#31069;?#27491;在责骂,前方暗哨兵气喘吁吁地跑来,还没来得?#29100;?#31036;,高兴地张开嘴?#36864;担骸?#25253;告长官,前方花子山鬼子的一个小队正操场集结,被我军的炮弹全?#31354;?#27515;。”

长官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转而夸赞几个伙夫歪打正着并说:“省得老子明天费力,你们几个还真有点象薛仁贵伙头军的派头。”

听完我们也哈哈大笑。

2016.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