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中专毕业以后就当起了卡车司机兼装卸工人,一生平淡朴实,也没什么大起大浮。不过,有件让我无法忘怀,当时是我工作的第二年,值寒冬腊月。那日我虽然奔波一天,但为了多赚外快又多接了公司一宗业务。把钢材运到批发店再卸货,一箱100多斤,一车也就拉了六箱。可钢材店老板不通人情,我卸货时也没让店里的伙计帮我。没办法,我一个人咬牙慢慢搬运。刚搬了两箱就气喘吁吁,手?#36710;?#33485;白。那是我一年来搬过的最重的货箱。心中不仅感慨世间也有许多现?#26723;?#20919;漠,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一个人影走到我的视线内,虽然当时日落天没完全黑。但那人穿着厚?#26723;?#40657;色羽绒服戴着?#24471;保?#30475;不出他的相貌。我当时知道他可能找我有事,站起来正欲询问,他首先开口道:“你一个人是不行的,我来帮你。”我急忙说:“朋友,这....不用麻烦!”,他答道:“没事,反正还有好几天时间?#34180;?#20182;的声音有些缥缈,还没等我再说什么,他就脱去羽绒服,他的身上居然没再穿其它衣服,而且竟然伤痕累累,看起来都是新伤。头上白茫茫一片,好像是染发了,我看到他左手上还有一道很显眼的伤口。他看似很轻松的托起了大箱子,让我感到不?#20260;?#35758;,100多斤的箱子他仿佛是搬塑料泡沫,不到五分钟就全都卸完了。我只觉得?#21368;?#19975;分,连连道谢,他挥挥手对我说:“以后记得多积点阴德吧?#34180;?#35805;毕,就朝前方迈步走去。转头忽然发现那人的衣服还搭在卡车斗上,我进去跟老板说了一声,想追上还他衣服,但是前后不到一分钟,那人却已没影了。在路上我一直感念这位奇?#20540;?#22909;心人的人,心想,如果生活?#21368;?#19968;个这样的人,会?#21368;?#23569;人受益啊。正想着,突然在前面路上出现一群人,大概是出交通事故了?#26705;?#25105;向那里看去,血腥惨?#19994;?#29616;场,一辆私家车车头变形,撞到的是一个骑摩托的人。他倒在?#24403;擼?#33041;浆顺着额头流了一地,面目都难以看清。我不想再看这种场?#21834;?#22238;过头来继续开车,脑海中不受控制般不断涌现出刚才的景象。忽然,我察觉到一个细节,那个惨死的摩托驾驶员身?#29616;?#31359;着一件有些单薄的毛衣。在这样寒冷的天气是难以理解的,心中难免有些怪异。回到车库后,我走到卡车斗旁正?#24613;?#25343;下那件羽绒服时,手在半空猛然停住了。我忽然想起那名摩托车驾驶员的左手似乎也有一处创伤,是了,那片场景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我已经感受到自己愈加急促的心跳声,僵直的身体过了很长时间才回缓过来,随后颤颤巍巍得向家门走去。后来,那件羽绒服后来被我埋在城郊公?#21476;浴?#30452;到现在,我还时常思索,那时他到底为什么要帮我。


?#35745;?#21457;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