倬彼甫田,岁取十千。我取其陈,食我农人。自古有年。今适南亩,或耘或耔。黍稷薿薿,攸介攸止,烝我髦士。

以我齐明,与我牺羊,以社以方。我田既臧,农夫之庆。琴瑟击鼓,以御田祖。以祈?#35270;輳?#20197;介我稷黍,以穀我士女。

曾孙来止,以其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攘其左右,尝其旨否。禾易长亩,终善且?#23567;?#26366;孙不怒,农夫克敏。

曾孙之稼,如茨如梁。曾孙之?#31069;?#22914;坻如京。乃求千斯仓,乃求万斯箱。黍稷稻粱,农夫之庆。报以介福,万寿无疆。

注释


(1)倬:广阔。甫:大。

(2)十千:言其多。

(3)有年:丰收年。

(4)适:去,至。

(5)耘:锄草。耔(zǐ)?#21495;?#22303;。

(6)黍稷:谷类作物。薿(nǐ)薿:茂盛的样子。

(7)攸:乃,就。介:长大。止:至。

(8)烝?#33322;?#21576;。髦士:英俊人士。

(9)齐(zī)明:即粢盛,祭祀用的谷物。

(10)牺:祭祀用的纯毛牲口。

(11)以:用作。社:祭土地神。方:祭四方神。

(12)臧:好,此指丰收。

(13)御(yà):同“迓”,迎接。田祖:指神农氏。

(14)祈:祈祷求告。

(15)谷:养活。士女:贵族?#20449;?/p>

(16)曾孙:周王自称,相对神灵和祖先而言。止:语助词。

(17)馌(yè):送饭。

(18)田畯:农官。

(19)旨:美味。

(20)?#31069;?#27835;理。

(21)终:?#21462;?#26377;:富足。

(22)克:能。敏:勤快。

(23)茨?#22909;?#23627;顶。粱:桥梁。

(24)?#31069;?#31918;仓。

(25)坻(chí):小丘。京:冈峦。

(26)箱:车箱。

(27)介福:大福。

译文


那片田地多?#32431;?#24191;,每年能收千万担粮。我拿出其中的陈谷,来把我的农夫供养。遇上古来少见的好年?#26705;?#24555;去南亩走一趟。只见有的锄草有的培土,密麻麻的小米和高粱。等到长大成熟后,田官向我来献上。

为我备好祭祀用的谷物,还有那毛色纯一的羔羊,请土地?#36864;?#26041;神灵来分享。我的庄稼既获丰收,就是农夫?#21335;?#24198;和报偿。大?#19994;?#36215;琴瑟敲起鼓,迎来神农表述愿望,祈求?#21916;?#26222;降甘霖,使我的作物丰茂茁壮,?#32654;?#29239;小姐们温饱永昌。

曾孙兴致勃勃地来到田间,带着妻子和儿女,把饭菜亲自送到南亩旁。田官见了格外高兴,特意叫来左右农人,一起把滋味细细品尝。?#21576;?#30340;禾谷覆盖着长陇,长得又好又多丰收在望。曾孙见了非常满意,不时将农夫的勤勉夸奖。

曾孙的庄稼堆得高高,就像屋顶和桥梁。曾孙的粮仓装得满满,就像小丘和山冈。快快筑起谷囤千座,快快造好车马万辆。把收下的谷物全都装上,农夫们相互庆贺喜气洋洋。这是神灵回报曾孙的大福,祝愿他长命百岁万寿无疆。

鉴赏


此诗之作,《毛诗序》说:“刺幽王也。君子伤今思古焉。”郑玄笺说:“刺者刺其仓廪空虚,政烦赋重,农人失职。?#24444;?#20154;朱熹首先对此说表示异议,他认为“此诗述公卿有田禄者,力于农事,以奉方社田祖之祭”(《诗集传》)。现从诗的内容来看,朱熹的看法比较符合?#23548;剩?#20294;诗中自称“曾孙”,按周代君王对祖先和神灵的称呼习惯,则作者当是君王本人,或者至少是代君王而作。因此,这应是周王祭祀方(四方之神)社(土地神)田祖(农神)的祈年乐歌。

乐歌共分四章。第一章首述大田农事。这?#19988;?#29255;广袤肥沃的农田,每年都能收获上万担米粮。靠着储存在仓内的谷物,养活了世世代代在这片土地?#38386;?#21220;劳作的农人,并取得了自古以来年复一年的好收成。这天土地的拥有者兴致勃勃地来到南亩巡视,只见那里的农人有的在锄草,有的在为禾苗培土,田里的小米和高粱已密密麻麻地长满了。他心里一高兴,眼前仿佛出?#33267;?#24196;稼成熟后由田官献上时的情景。这一章铺述事?#25285;?#22312;整首乐歌中为以?#24405;?#31456;的展开祭祀作铺垫。

第二?#24405;?#20889;为了祈盼丰收,虔诚地举行了祭神仪式。周王派人取来祭祀用的碗盆,恭恭敬敬地装上了精选的谷物,又让人供上肥美的牛羊,开始了对土地神?#36864;?#26041;神的隆重祭祀。农人?#19988;?#22240;田里的庄稼长得异常的好,个个喜笑颜开地弹起了琴瑟,敲起了鼓,共同迎接农神的光临。大家都在心?#24515;?#40664;地祈祷:但求上天普降甘霖,使地里的庄稼能得到丰厚的收获,让?#24515;信?#22899;丰衣足食。从这章的描写中,可以想见远古时代?#21335;让瘢?#23545;于土地是怀着怎样一种崇敬的心情;而那种古老的祭祀仪式,也?#20174;?#20986;当时民风的粗犷和?#25880;搖?/p>

第三章进一?#21483;?#20027;祭者,也就是周王在仪式之后的亲自督耕。?#36864;?#19968;起来到田间的,还有他的妻子儿女。他们为辛勤劳作的农人带来了亲手做的饭菜。正在地里察看的田官见了欣喜异常,连忙叫来身边的农人,一起来尝尝饭菜的滋味。周王这时望着眼前丰收在望的景象,?#25104;?#20063;露出了舒心的微笑,不断称赞农人的辛劳勤勉。与前章相比,这章的内容颇有生活气息;周王的馌田,亦为后来历代帝王劝农所效法,被称为德政。

末章则专记丰收景象及对周王的美好祝愿。到了收获的季节,地里的庄稼果?#25442;?#24471;了前所未有的大丰收。不但场院上的粮食堆积如屋,而且仓中的谷物?#27815;?#24471;满满的,就像一座座小山冈。于是农人们为赶造粮仓和车辆而奔走忙?#25285;?#22823;家都在为丰收而庆贺,心中感激神灵的赐福,祝愿周王万寿无疆。这一章的特点是充满了丰收后?#21335;苍茫?#35753;人不觉沉醉在一?#33268;?#36275;和欢乐之?#23567;?/p>

以往的研究总认为《小雅?#33539;?#21050;幽、厉,而思文、武,这一般来说没有问题;但是对这首《甫田》诗来说,则有些牵?#20426;?#35835;者从中读到的,?#32622;?#26159;上古时代先民对于农业的重视,在“民以食为天”的国度里对与农业相关的神灵的无限崇拜;而其中?#24615;?#23545;农事和王者馌田的描写,正?#20174;?#20102;农业古国的原始风貌。因此这首乐歌的价?#25285;?#19982;其说是在文学方面,倒不如说更多地体现在史学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