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是那一身漆黑的道袍,孑然一身,背着两把剑,霜华和拂雪。带着两只魂,晓星尘和阿箐,走上了另一条的道路。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愿我来生,永沉黑暗,不入星?#21073;?愿他?#35789;潰?#26126;月清风,不染俗尘。

《魔道祖师》


七岁断?#31119;?#26029;了他的善,死前断臂,断了他的恶。

《魔道祖师》


世?#31169;?#21497;蓝忘机问灵十三载寻一?#36824;?#20154; 无人叹薛洋独守?#36824;?#23396;?#21069;?#24180;等一?#36824;?#39746;

《魔道祖师》


若我曾被珠玉珍视,何须与草芥为友邻。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义城有三盲,真盲,假盲,心盲。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只是自以为心若顽石,却终究人非草木。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何为恶人” “断?#31119;?#24515;盲,屠人满门” “可否具体” “降灾,成美,十恶不赦” “可否再具体” “爱糖,断臂,天道不容” “终是不解其意” “薛洋”

(原创)


多年后 薛洋背着霜华 学着晓星尘的样子蒙了白绫 一个眼睛好好的人 硬生生把义城的路摸了个遍 把十恶不赦活成了明月清风

(原创)


一缕魂魄两把剑 一颗蜜糖七八年 一座孤城等一人 等到最后魂魄丢了剑没了 手臂断了糖碎了命亦陨了

(原创)


他一生极苦,?#26149;?#29233;吃糖。 世?#31169;?#21497;蓝湛问灵十三载,等一?#36824;?#20154;;无人唏嘘薛洋守一无人城,候一?#36824;?#39746;。 用一颗糖就能哄好的人,能有多坏啊! 薛洋的小指断了,月老怎么牵线呢? 薛洋也有心,可道长不信。 薛洋不似魏无羡那样?#20197;耍?#20182;没能遇到那个把他带回家的江枫眠,没有遇到那个像帮魏无羡挡狗的江澄,更没能遇到他的蓝忘机,故事最末在他手里紧攥的竟是晓星尘给他的,因他不舍得吃而发黑的糖。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夜未央 义城过 炫目星辰落 清风起 微微笑 一身白衣霜华傲 心中执念只为一人平过错

——君无绝

《君无绝原创句子集》


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亦恶亦怜薛成美,半生恶尽半生痴。 我薛洋,晓天地,晓人心,但终究不晓星尘。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被握的太紧,已经有点碎了。 是,我骗你。我一直在骗你。谁知道骗你的你都相信了,不骗你的你反而不信了呢? 无情的薛洋上尚可独活,?#26143;?#30340;薛洋必死无疑。 薛洋也有心,可道长不信。 手指是自己的,命是别人的。杀多少条都抵?#36824;?#20116;十个人而已,怎么抵得上我一根手?#31119;?义城有三盲,真盲,假盲,心盲。 愿?#35789;潰?#20320;晓天,晓地,晓星尘。 人间欠我一颗糖,我却只?#20449;?#38684;付以人间。 若我曾被珠玉珍视,何须与草芥为友邻。 你一开口我就笑,我一笑,剑就不稳了。 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歼?#21834;?/p>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死了更好,死了的才听?#21834;? —— 薛洋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此生?#25442;?#26790;薛洋,?#35789;?#20026;他掌中糖!

(原创)


道长,跟阿洋走?#26705;?#20182;一生磨难,若连唯一?#19981;?#30340;人?#35760;?#32780;不得,岂不是也太可怜了吗?

(原创)


纵然人人得而诛之,我却还是?#20658;的?#27714;而不得的温暖。 ——薛洋

(原创)


若非人心这般薄凉 阿洋又怎会落得如?#20284;?#20937;下场

(原创)


义庄守八年,候一?#36824;?#39746;

《魔道祖师》


薛洋一生,只向世间要过两次东西, 第一次,薛洋向常念慈要了一颗糖, 断了一指 第二次,薛洋向魏无羡要了一个锁灵囊, 断了一臂 薛洋一生,只?#19981;?#36807;一个晓星尘,晓星尘却死了。 那个世界,对于薛洋来说,只有冰冷和绝望


在哪里看过:我?#19981;?#30340;人啊,长得可好看了,有两颗小虎牙,笑起来特别可爱 我?#19981;?#30340;人啊,生的可聪明了,连阴虎符都能修好 我?#19981;?#30340;人啊,可任性了,米酒不甜就要掀人家摊子 我?#19981;?#30340;人啊,他可坏了,杀了好多好多人连那个唯一对他好的人也逼死了


为何这个世界与我而言永远冰冷 为何在我感受到温暖时又残忍夺走 为何世人永远看不见我的泪水 永远要笑着啊 我害了这么多人 屠了好多人满门 道长,你回来教训我好不好 再给我一颗糖好不好 只要你回来我再也不害人 再也不捉弄人 你回来好不好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薛洋


何为他? ——成己之美 可否具体? ——义庄?#21069;?#24180;,等一?#36824;?#39746; 可否再具体? ——米酒不甜就?#24179;?#30340;流氓 ——屠人满门的少年郎 ——只需要锁灵囊 ——想复活道长 ——他叫薛洋 可他用了一生,也没有复活晓星尘。 他用了一生去等,可?#20102;潰?#20063;没有任何回应。 曾


月老,你帮我牵根红线吧。” “可是你没有小指啊。” “那,无名指也可以吧…” “什么!无名指牵的可是孽缘啊!” “孽缘就孽缘?#26705;?#24635;比没有好,道长……我们走着瞧。”


义城一梦,缘定三生。


薛洋的恶无法澄清,他必须死,但?#19968;?#20026;他收尸。

《网?#33258;?#35780;论》


若薛洋的下一生没有晓星尘 他还是薛洋吗 人生?#21482;?该遇见的也绝非偶然

(原创)


?#32972;?#20320;苦守义?#21069;?#24180;只为候一?#36824;?#39746; 现愿你奈何桥遇同路旧人名曰晓星尘

(原创)


救世,真的是笑死我了,你连你自己都救不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薛洋,你欺他眼盲,骗他上床!

(原创)


莫道蓝二公子为婴所为,只言薛氏成美寻晓之魂。

(原创)


曾有人独自在黑夜?#26143;?#34892;数十年,却因一场意外而抓住了星?#21073;?#26368;后又因一场谎言,而失去了这漫天星辰。

(原创)


菩提一树花,自依根脉成果。一命三世修,?#20040;?#29983;始终。我?#32456;?#20013;火,焚尽方寸曾相负。

——管莫书

《因果》


一人守?#36824;?#22478;.只为等一?#36824;?#39746; 最终我还是活成了你的样子啊.

(原创)


闻说这世间有两事最苦—— 徒?#32456;?#26143;,爱而不得。 薛洋想,他倒是两样都占了个齐全

(原创)


我还是很?#19981;?#20320;, 就像薛洋独守空?#21069;?#36733;寻求百?#39748;Х剑?等一?#36824;?#39746;

(原创)


我不?#19981;?#26195;星尘 因为 他待宋岚的好有十分对洋洋却只有五分 宋子琛对那十分好只真了五分 洋洋待那五分好却真了十二分 宋岚在道长死后 一句“错不在他” 便得了所有人原谅 洋洋只剩左臂 却仍?#36134;?#31958; 洋洋不懂怎么去爱 用恶毒语言来掩饰自己心慌 最终只?#32654;?#26195;星尘一句恶心

——草木

《网?#33258;?#28909;评》


“何为恶人?” “断?#31119;?#21388;世,降灾出” “可否具体?” “画得?#24184;?#26071;,复得阴虎符,骗得仇人共夜猎” “可否再具体?” “饴糖,霜华,锁灵囊,断臂断念” “可否再具体?” “晓天晓地终不得晓星尘” “仍是不解” “薛洋”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薛洋错了么? 他就只是想要得到晓星尘的一点温暖而已。 可他呢? 到死都恨着薛洋。

(原创)


成美 成人之美吗? 可他明明……连自己都没成全啊!

(原创)


原谅?#19968;?#20107;做尽却真心待你。

(原创)


一人身死魂魄落,一人未亡心疯魔。

《魔道祖师》


薛洋, 世上最好的薛洋, 却因常慈安的恶意横生, 年幼断?#31119;?#27887;灭本性。 后来, 遇上了他的道长, 却因宋子琛的无意撞破, 失了道长,自此心盲, 于义城断臂,不得好死。 世?#31169;?#21497;其罪有应得, 可是, 不应该怪薛洋的, ?#32622;?#20174;不曾垂怜这个神采飞扬的少年, 命运纠葛至此, ?#20260;?#19990;间难寻。 这一生终了, 愿你来生, 晓天晓地,晓星尘。 《魔道祖师》

(原创)


薛洋真的就十恶不赦吗? 说?#38477;祝?#20182;也?#36824;?#26159;那个会紧攥着晓星尘给他的、因不舍得吃而发黑的糖的少年罢了。

(原创)


“若有来生,我薛洋定跟在道长身边,不离亦不弃。” “可是阿洋,你忘了吗?道长没有来生了,他死了……连魂魄都碎了。”

(原创)


“道长,若阿洋不害人,不恶名远扬,不十恶不赦,不去做那敛芳尊的门客,不修阴虎符,也不杀那些骂你瞎子的人,那,阿洋可否跟在道长身边,听你温暖地唤我阿洋,跟你除魔歼邪,浮生相伴?” “可是……可是道长,阿洋忘了,道长已恨透了阿洋,也再?#19981;?#19981;来了。”薛洋颓然地坐在装着晓星尘破魂的锁灵囊旁,抬手擦干了此生最后一滴泪。 《魔道祖师》

《魔道祖师》


《草木非无情》 成也魔道败也于魔道,心如黑夜却亮于星尘。 草木本无情却念一生,成美成美成于谁之美。 十三载堪灵等?#36824;?#20154;,八年守一城等?#36824;?#39746;。 世人都道蓝忘机情深,可又谁知薛洋心中苦。

(原创)


若非常慈安心生恶念 薛洋又怎会年幼断?#31119;?#35823;入歧途 最终爱而不得 落得一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原创)


【-记薛洋】 薛成美,三字三十一画。 - 也曾此间年少时,奈何其左手小指被命运选?#23567;?降灾在身为祸乱,?#39759;我?#22478;降灾未动霜华沾血。 虎牙微露眼却冷,奈何眼前棺椁里躺着一个人。 问灵?#25442;?#27714;锁灵,奈何寻灵囊未果魂魄便飞散。 -

(原创)


月老:我?#26143;?#32447;,可薛洋没有小指。 丘比特:我有射箭,可晓星尘看不见。

《QQ音乐热评》


【日常嗑苦糖】 薛洋其人,字成美。 皆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薛洋却占其一二。 说屠满门,出降灾,为乐己。 说遇故人,欺他盲,为医己。 说悔殇恨,寻灵囊,不知何。 儿时马车压过?#32456;平?#19979;一身煞气, 死前乌啼哀啭断臂断了半生痴妄, ?#39759;文?#39063;饴糖从他手中变黑, 那缕魂魄从他剑上零碎飘散, 那座义城不似当年, 那个少年不似恶赦, 只为候一?#36824;?#39746;。

(原创)


清风不留 ?#20889;?#35206;血浓稠 明月依旧 ?#30342;?#36234;满意不周 ?#19968;?#23558;休 命危浅恨难收 骄阳入秋 渐温渐暖情知否 粗茶淡饭 柴?#23376;?#30416; 义庄笑语欢 日出日落云慢 月缺月又圆 释怀宏愿 ?#20658;?#24494;暖 两心度平凡 却是梦醒虚幻 生死何相安

——若以止白

《忘川·镇命歌》


序临安宁,岁?#31283;?#26031;。 晓天,晓地,晓星尘

——伯溟君

《晓君书》


如果相遇的契机只有血海深仇 那么便让我为遇见你厮杀

——庭棠,若以止白

《薛晓,故事》


一行黑衣,手握甜饴,笑露虎牙,眼底杀气

(原创)


阿洋,再一世如果常慈安招手让你过去你一定要跑的?#23545;?#30340;,知道吗?#39063;?#21040;姑苏去,然后等晓星辰下?#21073;?#20320;们一起行走江湖,他会给你买糖,好多好多糖。他会因为你的三言两语而眼里充满笑意。你们一定要?#19994;?#19968;个白眸的少女,告诉她,以后再也不用装瞎子了。

《魔道祖师》


很难过了,为什么?#19981;?#21453;派呢? 可能是因为他?#21069;?一开始都是纯良美好的 因为世道,因为恶人 被欺压被痛苦溢了满身 无奈选择反抗 选择不懦弱下去 哪怕自己也变成那种人 哪怕性格恶劣,言语乖张 可他们仍用自己所剩不多的爱 会好好记住那个对自己好的人 哪怕棍棒加身,盲目断臂 也敢肆意笑说,我不后悔。

(原创)


“降灾归你,你归我。”

(原创)


“世人慕我,我慕卿。”

(原创)


盲眼怎把人心看,断指何?#26149;?#32447;牵。 各以终得浮世伴,却是?#22402;?#38684;降寒。

——庭棠

《魔道祖师 ?#22402;?#30011;》


他的恶得不到救赎,他的爱得不到怜悯

(原创)


曾有少年,修邪术,拼虎符,滥杀生,恣肆为,意无限,后来设迷局,御走尸,伪道人,巧连环,控故人,念死者,最后叹无常,笑命运,悔罪孽,?#39277;?#31070;,逆乾坤,忆甜糖,回往昔。殊不知,那背负霜华剑的盲眼白衣道人,是他前半生的劫数,也是他后半生的念想。终得欲望难忘,作茧?#24895;浚?#33258;叹自怜。――义城薛洋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我薛洋,晓天地,晓人心,但终究不晓星尘。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守一座孤城,候一?#36824;?#39746;。

——薛洋


万箭穿心终?#25442;冢?#20294;求一睡薛成美。

(原创)


世道尽灭,天地混沌,与我何?#26705;?#20570;了对不起我的事,不要怕,死是必死的,冷静的告诉我,你想怎么死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要灭我我灭天天堂太挤,谁陪我去地狱?你命由我不由天,灭你只在挥手间中有一日权在手,杀尽天下负我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逆天,尚有例外,逆我,绝无生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要这地,埋不了我的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神,都烟消云散!所谓的弱,就是一种罪!

——缘、巳终&

《酷狗恨枉生的评论》


薛洋…别等了…… 糖…我有糖…我给你糖…… 别等了…道长…道长他…回不来了…… 你特别坏,我?#19981;?#20320;

——未知诶


“是,我骗你。我一直在骗你。谁知道骗你的你都相信了,不骗你的你反而不信了呢?”

——薛洋

《魔道祖师》


薛洋,初次见面,你非常可爱,我对你一见钟情。

(原创)


因为我爱他,所以?#36824;?#20182;做了多少十恶不赦的事情,在我这里都可以被原谅。

(原创)


“臭?#23601;罰?#25105;可是小人,你和我在一起,就不怕我暗算你?”薛洋悠哉地剥着手中的糖?#21073;?#30524;睛却不忘看向一旁的顾?#26143;紜?正埋头苦吃的顾?#26143;?#19968;听这话,想也不想道:“那又怎么样!我是女子,你是小人,普天之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们俩在一起,绝配啊!”

(原创)


有人问顾?#26143;紓?#19990;间那么多的?#36824;剑?#20320;怎么管得过来,明明对自?#22909;?#26377;半分好处,为什么一定要管呢? 已经白发?#22278;?#22402;垂老矣的顾?#26143;?#22402;眼看向自己的右手并不存在的小指处,想了很久才道,我年少的时候,?#19981;?#36807;一个人,他心狠手辣杀人无数,他所有的怨恨,都是恨这个世界在一开始就碾碎了他的信任和手臂,所以他的左手是没有小指的,?#24615;?#20154;告诉我,相爱的人之间有一条看不见的红线,男左女右,系在彼此的小指上,他没有小?#31119;?#23601;注定一辈子都得不到爱情,我就切了自己的右小?#31119;?#25105;以为这样就可以永远陪着他,最后他死了,死的时候告诉我,他恨这个世界,可也感谢它送来了我。他一辈子都那样苦,我到处?#20154;?#25206;伤,因为我爱他,所以我希望,这世界上,少一个他这样的人。

(原创)


你好,薛洋,我是顾?#26143;紓?#25105;?#19981;?#20320;。

(原创)


‘我再问你一次,无关其余一切,你?#19981;?#25105;吗,薛洋。’不等他回答,那个光芒万丈风华绝代的女孩突然俯下身迅速而轻柔地抱住满身血污的他,虔诚真挚地在他唇上印下一吻后,继续道,‘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既然如此,’ 她缓缓起身,封魔?#29420;?#33426;一闪,映出整片天地,?#36824;?#20247;人惊愕,她淡淡说道:‘我保护自家男人,应当不犯法?#26705;俊?/p>

(原创)


他从来不?#30340;?#36807;。他只会说,“好玩,怎么不好玩。”他从来不说委屈。他只会说,“我那个没讲完的故事,你不想听下截了吧。”他从来不说后悔,他只会说,?#20843;?#40607;囊,我需要一个锁麟囊。”

《魔道祖师锁灵囊》


“从此世间,再无星尘。” “从此眸间,再无星辰。”

《魔道祖师锁灵囊》


他从来没体会过这样的感受,没有人告诉他家是个什么概念,他从小在街上流?#20284;?#35752;,从一出生看到的就是人性的丑恶。 此时突然感受到这样陌生的温情,让他浑身上下都觉得说不出的不?#32431;歟?#21035;别扭扭的,既?#24535;?#21448;渴望,把他好像剥成两个人

《薛洋同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