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窥视过我的眼瞳。 若未有过, 便请来窥视一下如何。 我的眼瞳虽被夜色遮蔽, 夜空之中却闪耀著繁星。 还望前来默然窥视。 我的眼瞳中浮现之物、映照之物, 倘若你认为其美丽。 那便是你爱著我的证据。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的眼瞳虽被夜色遮蔽, 夜空之中却闪耀著繁星。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第一个对我这么温柔的人 就是你 你曾是我世界的一切 为了你 我无所不能 我想知道你的心意 我想?#31169;?#20320;的内心 ?#35789;?#29616;在相隔两地 我依然 爱着你

《紫罗兰永恒花园》


人类是?#23376;?#21388;倦的生物,悲伤也好,喜悦也罢,都无法一直?#20013;?#19979;去。

《紫罗兰永恒花园》


灵魂之音,愿如我心。 及此及彼,愿不相离。 平生所依,唯君而已。 爱为?#25105;猓?#26085;思夜觅。 暮光黯淡,长夜漫漫。 琴声又响,小调舒畅。 今宵难忘,寄我微光。 携君在旁,共语低囔。 我念君兮,君思我否? 寂如潮涨,无言相望。

《紫罗兰永恒花园》


你将不再是道具,而是人如其名的人

——少佐

《紫罗兰永恒花园》


人的感受,真的很复杂很纤?#31119;?#27809;人会把所有想法说出口,时而矛盾,时而撒谎。

——薇尔莉特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想,我们正是在伤害与被伤害的循环往复中,渐渐变得温柔起来的。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你要是有空的话,不如陪陪我。」 我想与你一起,细数万千繁星。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语言的含义有内外?#35762;悖?#35828;出口的并不是全部。这就是人的弱点,通过试探对方,?#32610;易?#24049;在对方心中的地位,真是矛盾啊。

——嘉德丽雅·波德莱尔

《紫罗兰永恒花园》


虽然我也有被伤害哭泣的时候,但是伤害我的和我所伤害的都是人。 但是对于同样将我治愈的人,即便哭泣也不能够去讨厌他们。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本以为雪在我的手上是?#25442;?#34701;化的。原来我也是有温度的啊。” ?#21834;?#22240;为,你还活著,当然会有温度。”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花无凋零之日,意无传递之时,爱情亘古不变,罗兰与世长存。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以后……就叫你薇尔莉特(Violet,紫罗兰)?#26705;?#22240;为你就像它一样,这也是神话故事中花之女神的名字,你长大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位配得上这个名字的女性,你懂了吗?薇尔莉特。你一定,要作为“薇尔莉特”活著,绝对不要作为“工具”活著……要活成一个配得上这个名字的女孩。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若是在清朗的夜晚,那便如实称赞她的美丽。 若是在阴雨的日子,那便讲关于星座的神话。 若那是一颗二百年一现的彗星到来的日子,那便?#36864;?#19968;起仰望星空,细述曾经。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想知道「我爱你」的含义

《紫罗兰永恒花园》


“你因为自己做过的事,不断引火上身(受到牵连),你还不知道自己在燃烧” “没在烧” “还在烧” “没在烧,这很奇怪” “不,还在烧”

《紫罗兰永恒花园》


明明世界上的风景如此美丽,为什么在这里生存的人们如此丑陋呢。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献给所有尚未知晓爱的人

《紫罗兰永恒花园》


道歉是指承认自己有责任,恳请对方原谅的行为。

——薇尔莉特

《紫罗兰永恒花园》


薇尔莉特...我以后……就叫你薇尔莉特(Violet ·Eveygarden,意为「紫罗兰·永恒花园」)吧。因为你就像它一样,这也是神话故事中花之女神的名字。等你长大后,一定会成为与这个名字相称的女性。你懂了吗,薇尔莉特? 你将不再是道具,而是成为人如其名的人。

——基尔伯特·布?#26102;?#21033;亚 少佐

《紫罗兰永恒花园》


亲口说出「自己不懂?#26143;欏?#30340;她,现在正很高兴的点著头。 仅此而已,但学者的心中升起的无比眷恋与令人发狂的苦闷却满溢而出。 「薇尔莉特,我说你啊。」 里昂伸出?#25345;福?#25351;向天空。 沙漠的夜空中,正挥洒著与这场再会再相称不过的辉煌宝石。 ——我现在仍?#19978;不?#33879;你,这种话先放在一边。 现在应该说的是。 「你要是有空的话,不如陪陪我。」 我想与你一起,细数万千繁星。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薇尔莉特… 你要活下去 ?#26434;?#22320;活下去 我真心… 爱着你”

《紫罗兰永恒花园》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需要寄到的信。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那一?#24067;洹?那一瞬。 那一幅画面。 如同照片一样清晰的场景定格在奥斯卡眼前。 浮于空中的花伞,随风鼓动的衣裙,轻踏湖面的少女。 宛如魔法师一般。 他回想起了,被埋在灵魂深处的,那一日女儿说的话。 「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看到?#28014;?在我们家旁,那片湖上。 当秋天,落叶浮在水面的时候。 「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看到?#28014;?/p>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爱……就是……想著要……保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不想伤害任何人,不想被任何人杀掉也不想杀掉任何人,世界上哪有为了被杀而生的人啊那样根本就毫无意义?#26705;?#37027;样的话到底为什么要出生啊——所以说为什么只是因为住的地?#35762;?#21516;就要战争啊?我们这些人战死的话还能剩下什么?还有谁会来善后?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在占尽绝对数量优势的反对方面前,自己仍然坚守原本的立场,就会显得自己才是错误的一方。如果谬误占了绝大多数,那原本的真理就会被取代,原本的谬误就成为了真理。反常的人会把正常的人的思想摧毁殆尽。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一?#24067;?#30340;,邂逅、再会、?#24403;А?/p>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为了你,我无所不能!

——薇尔莉特

《紫罗兰永恒花园》


如果存在有价值的东西,就会引来事端和掠夺

——薇尔莉特

《紫罗兰永恒花园》


她独自握著尖刀伫立在一圈?#26391;?#20013;间,她的身影是多么的可怕,就像是鲜血孕育出的地狱之花中生出的妖精。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想与你一起,细数万千繁星。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话语是有表里两面的 嘴上说出来的话并不是全部

《紫罗兰永恒花园》


非常抱歉 本以为稍微能理解一些了 人的感受 真的很复杂 很纤细 没人会把所有的想法说出口 时而矛盾 道出谎言 要准确把?#29031;?#20123;意思 真的非常困难

《紫罗兰永恒花园》


白天与黑夜的境界线交替重合的身影是无论在何时何地,?#36824;?#22312;做什么都会一下子看得入迷的风?#21834;? 云彩、海洋、大地、街道、人们,全部都平等地被暗红色的光芒倾注著。?#35789;故?#21040;这份恩宠的人们?#23548;噬喜?#19981;平等,现在也是平等地沐浴著,最后像是被夜色?#24403;?#20303;一般。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如果有客人需要的话 无论?#26410;?#37117;能赶到 这里是自动书记人偶服务 薇尔莉特·伊芙加登

《紫罗兰永恒花园》


总有一天我会踩著湖上的落叶渡河给你看?#31119;?/p>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但是?#19981;?#26377;很累,会有想要将眼睛永远闭上的时候呢。活著的话让人生气的事情?#19981;?#24456;多。那种时候,就请稍微休息一下。我也是这样的。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想知道「爱」是什么意思 少佐在最后一道命令后 对我说了这句话 少佐是第一次说出那句话 那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状态 我还无法理解”

《紫罗兰永恒花园》


这场离别并非悲剧,因为他将在永恒的妖精之国得?#21483;?#30340;身躯,灵魂将得到永远的守护

《紫罗兰永恒花园》


从我?#24403;?#20320;的那一刻开始,我们的命运便就?#31169;?#32455;在一起。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不存在不必送达的信件

——薇尔莉特·伊芙加登

《紫罗兰永恒花园》


紫罗兰啊 你长大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位配得上这个名字的女性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不懂……我不懂……什?#35789;前?#25105;不懂……少校说的话。如果这是真的,那我又是为了什么而战斗?为什么你要给我下令?我只是……工具。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只是你的工具。我不懂得……什?#35789;前?#25105;……只想……救你,少校。请不要丢下我一个。请不要丢下我一个,少校。请给我命令?#26705;【退?#35201;我送掉自己的性命……也请下令让我救你?#26705;?/p>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一直认为大人都是?#25442;?#21741;的生物。 终于意识到这个想法是多么的荒谬。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写成信,就能传达到 无法坦率说出口 那内心的想法 也能让他们明白

《紫罗兰永恒花园》


现在,您在哪里呢。 有遇到麻烦么。 春天夏天秋天冬天都过去了,虽然已经循环过好多次,但是唯有您所在的季节没有到来。 早?#38386;?#26469;的时候,闭眼睡觉的时候,意识模糊不清的时候都在?#24050;?#24744;的身影。 因为我几乎都不做什么梦所以您的身姿似乎已经记不清了。 反反覆覆,反反覆覆,与您相关的记忆在脑海里放映著。 难道真的,已经哪里都不在了么。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真心,爱着你。

——吉尔伯特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想知道 我想知道我爱你的含义

《紫罗兰永恒花园》


在我们家旁的那片湖上。 当秋天的落叶浮在水面的时候。 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看到?#28014;?/p>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这实在不太好呐,将什么,信仰过头的话。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本以为不存在什么神明,如果存在,指的就是你?#26705;?/p>

——奥斯卡·韦伯斯特

《紫罗兰永恒花园》


你现在什么都不懂。你除了战斗之外什么也?#25442;帷?#25105;利用著你这一特点,与之相对的你也依赖著我而活著。 我原本想著一切都会回归正轨,但对金钱和权力的渴望……从我身上夺走了你本应得到的一切,还有我思?#22025;?#39064;的理性…… 我……其实……对你十?#27835;?#24807;……你杀人的事实,已经超出了我的?#29616;?#33539;围。我希望……你能明白为什么我会对你这一点感到惧怕。 时间会使人遗忘。但我希望有朝一日你能明白我的心意,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也好。如果你能够做到,你应?#27809;?#21464;成比 “工具”更有价值的东西,你应?#27809;?#25670;脱现在非人的身份。 当那一天真的到来,请你?#19994;?#19968;个我不在的地方,自己好好的,活下去。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那之后时隔许久,在某个夜晚的,?#31216;?#26143;空之下。 在一片无名的沙漠中,一位流浪学者在月下?#19994;?#19968;位金发的女性。 虽然有所犹豫,但学者还是向她搭话了。于是,那位女性回过头,用她那玲珑清脆的声音呢喃道。 「好久不见。」 学者做梦都想这一天快点到来,每天都在考?#29301;?#33509;是这一天来到了,自己该说些什么。 若是在清朗的夜晚,那便如实称赞她的美丽。 若是在阴雨的日子,那便讲关于星座的神话。 若那是一颗二百年一现的彗星到来的日子,那便?#36864;?#19968;起仰望星空,细述曾经。 无论那天会在多久之后到来,无论自己如何改变,他也相信自己对她的?#26143;?#26159;?#25442;?#22240;此褪色的。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为什么要写信?” “因为人有思绪想传达给别人。”

——薇尔莉特·伊芙加登

《紫罗兰永恒花园》


奥利弗 把你的伞撑开 这把伞就是你的翅膀 高高跃起就能乘风前进 踏着海上的波浪 ?#27704;?#30340;岩石 湖中的落叶走吧

《紫罗兰永恒花园》


他对我来说就是世界的全部。如果没有他,我还不如去死。

——薇尔莉特

《紫罗兰永恒花园》


你是否想起过那个人 我一直想着他

《紫罗兰永恒花园》


没有生命的身体抱起来非常轻。?#36864;?#28789;魂已经离去,也太过轻了

《紫罗兰永恒花园》


像是要将自己短暂的生命告知给世界一般,虫儿鸣叫著。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32610;?#24076;望能早点遇见你啊。在一个与我们之间的相遇更为相称的地方……而不是这样……冰冷的监狱之中。” “不,我们在这里相见,才是最适合的。”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没有血?#31069;?#19981;过,有一个一直庇护我的人,虽然现在?#36864;?#20998;开了” ?#26114;退?#20998;开,不觉得寂寞吗” “寂寞,是种怎样的?#37027;椋?#25105;无法理解,即便知道那是种怎样的?#37027;椋?#20063;不清楚自己是否怀有这?#20013;那欏?“你是认真的吗” “我?#25442;?#25746;谎” “那么,你会回想起他吗” “一直都会,回想起他” “迟迟见不到他,会?#25442;?#24515;里很压抑” “会” “这就是寂寞” “我?#36864;?#20998;开,觉得寂寞”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战场,宛若蝴蝶飞舞。 摇晃著、摇晃著,既没有尽头无论到哪里都有生命在漂浮著。 战争就如同商业买卖一般。 谎言和真实,讨价还价,互相欺骗。进行著收益?#36864;?#22833;的计算。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死去战友的面容。尸体散发的气味。?#25317;?#20154;那里夺来的枪械重量。夜晚被上官不听辩解过分殴打的疼痛。能够忍受是因为……总有一天战争会结束,相信一定会有闪光之物在未来?#21364;?#33879;自己。但是现实又如何。和自己有著同样梦想的友人被关入牢狱,发起战争的?#19968;?#20204;在上面悠悠闲闲地活著,现在对敌国惟命是从。拼?#38386;悦?#23432;护国民的士兵们一旦没有用了就被谩骂,连农民都向他们扔石头。本想守护的国土铺上了战胜国机关车的线路,我的故乡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也想忘却啊。但是,我的心中一直都一直都一直都……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擅长为了他人而扼杀自己,虽然不知道?#20004;?#20026;止杀掉了多少,恐怕双手已经被自己的血染遍了。 在不断扼杀掉的自己的尸体筑成的道路的前方,基尔伯特和薇尔莉特邂逅了。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亲爱的基尔伯特少佐 您还好吗?别来无恙吗? 您现在在哪儿呢? 有没有烦恼呢? 无论春?#37027;?#20908; 四季轮转 唯独有少佐の季节迟迟不来 我起初不懂 我一点都不懂少佐的心意 但是,在少佐赐予我的?#24863;?#20154;生中 我能稍微感受到一些 通过我遇见的人们 我坚信着 少佐一定还活在某个地方 所以我?#19981;?#19968;直一直活下去 ?#35789;?#19981;知道今后会遇见什么 也要活下去 如果还能再见,我想告诉你 我现在对【爱】 也有所理解了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活著才更辛苦啊。但是,?#36864;?#35201;将那些全部咽下去也要活下去。做不到的?#19968;?#23601;只能死。自己不能死掉的话,?#36824;?#26159;你的罪孽还是别的一切,就要不把那些当做任何人的过错活下去。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虽然只有对死亡抱有的渴望顽强地?#36763;?#22312;身体里,但是那?#27815;?#36827;了深深?#20102;?#33879;掉进底部。还不可以醒过来喏,每天早上我都会这样告诉它。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你今后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也许有些东西不学,或者不知道。活起来才会更轻?#20254;?/p>

——霍金斯

《紫罗兰永恒花园》


大战之前谈战后美好生活的人,基本上都“那个”了。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这里是自动书记人偶服务 薇尔莉特·伊芙加登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爱你」是需要鼓起勇气才说的出口啊。

——薇尔莉特

《紫罗兰永恒花园》


xxx 每当我说出这个名字 哪怕写成文字 我都会为之心生悸动 要是你知道了 不知会作何感想 我在这座花之都 所做之事都会联想到你 日夜哀叹 就如夜晚仰望当空明月时 看到月牙?#36335;?#23601;像飘落的花瓣 接着就会转念一想 你看到同样的场景 又会作何感想呢

《紫罗兰永恒花园》


“在途中与她再次相遇的可能性有多大呢,是否就像再?#25991;?#20987;那颗彗星一样微乎其微,?#35789;?#22914;此我也毫不犹豫。”

《紫罗兰永恒花园》


即便相隔两地,爱你的人永远会守护着你。

《紫罗兰永恒花园》


「你只是存在著就很奇怪。为什么呢,那个眼瞳和头发。不能称之为『普通』。不把异类排除掉的话,会添麻烦的呗。」 「我、什么都、没做。」 「虽然什么都没有做,但是说不定以后就会去做。存在很让人困扰啊。简单的说就是我们对你这样的……存在感到恐怖喏。所以,崇拜著、敬仰著,然后杀掉。」 不允许和自己不一样的人、不像的人的存在。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无论去到哪里,基本上都是被人说是怪人的。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连这种事情都对你说了!?」 「有一次,商谈之后回来醉成一?#24598;?#27877;过来的时候大约两个小时都说著自己半?#27815;?#30340;事情。」 霍金斯这?#26410;?#19981;同的意义上变得想哭了。 ?#24863;?#34183;尔莉特,如果以后再看见喝多了的我的话不要认真地和我说话。揍我也好。真的……酒要节制啊……。从今往后喝红茶吧。靠著红茶活下去。」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活著才更辛苦啊。但是,?#36864;?#35201;将那些全部咽下去也要活下去。做不到的?#19968;?#23601;只能死。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他对我来说是世界的全部

——薇尔莉特

《紫罗兰永恒花园》


士兵就是这种东西。不论何时……暴力的记忆和战争的火伤都会像疤痕一样?#36763;?#19979;来?#25442;?#28040;失。在我们之中战争永不完结。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牵着我的手,否则我寸步难?#23567;?/p>

《紫罗兰永恒花园》


?#21069; ?#33267;少我是这么觉得的……薇尔莉特,虽然我对你一无所知,但我知道……你是个在下楼梯的时候还一直担心我会?#25442;?#19968;脚踩空的好人。……而我是个只要自己和亲人朋友过得去就?#36824;?#20182;人死活的小人,所以……所以如果有哪天我要跑去神的身边陪他老人家了……那我肯定是走在你前面的。到那时候,要是能?#36864;?#25253;告的话我就告诉他,跟他说你是一个会关心我这?#20013;?#20154;的大好人,所以你要记得对她好一点。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语言的含义有内外?#35762;悖?#35828;出口的并不是全部

——薇尔莉特

《紫罗兰永恒花园》


季节究竟为何而存在?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只能说四季的轮回就是生死的轮回,为了世界能正常回圈下去,它必须存在。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正因为深爱著。赌上了一切、赌上了人生,抹杀了自己,想著要去守护。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炮弹的爆炸声响彻在周围,天空还是晴朗的蓝色,但是在飞鸟的眼中,映出的只有排山倒海的炮火。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21834;?#20320;怎么?#21019;?#26432;人的行为?” “这是不可取的行为……这是我事后才瞭解到的。” “你杀人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我想……闭上眼睛。” “你认为自己和其他的人类是同一种生物吗?” ?#21834;?#19981;觉得。” “是觉得自己的存在更特别的意思?” “不,我觉得自己是更加令人生厌的,不可名状的存在。”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而这样的我,也一定会被允许活下去。 我这样想道。

《紫罗兰永恒花园》


「薇尔莉特……!薇尔莉特、薇尔莉特!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那个祈愿像是?#25345;职?#26426;一样,?#24433;不?#26354;的正中间发出了悲鸣。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为什么要写信?” “因为这样可?#22253;?#24605;绪想要传达给别人” “那种东西……不去传达也可以” “不必传达的信件不存在哦,大小姐”

《紫罗兰永恒花园》


少女将无法动弹的男人们的头颅用警棒殴打致死。少女在殴打著,血沫飞溅、悲鸣不绝。少女在殴打著。而下此命令的正是他。 有什么,生命以外的什么,从这个空间不断地消失殆尽。理性、良心、这些东西,代替不断消失的这些被某人赋予名字的宝贵的什么东西,暴力孕生了别的东西。那是。 ——太奇怪了。并非正义,她和自己,是为了国家,本应如此。 快要吐出来一般的罪恶感之中?#24615;?#33879;少许的快感。那是从基尔伯特之中诞生的。获得了压倒性的力量的征服欲。只听从自?#22909;?#20196;的她。简直就像将整个世界掌握在手中一样的?#26049;?#24863;。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在这危难当头的时刻,她只是直直的看著基尔伯特,?#36824;?#30417;管员下了多少次命令,她的目光依然只聚焦到基尔伯特一个人身上。 她,只注视著……她所选择的那个人。 似乎是对此作出回应,基尔伯特念出了那句“咒语?#20445;骸吧薄!?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只有周边少数几个人听到了,但是,这一指令却被少女准确无误的接收到了。斧头的破空声随著它的甩动而响起。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杀人。就像这样,仅仅是杀人。享受杀人的快感。 这就是战争。无论披著多么道貌岸然的外衣,本质上也?#25442;?#26377;任何变化。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虽然嘴巴不讨人?#19981;叮?#21364;很擅长照顾别人的男人。 ?#28014;?#32769;爷您真是温柔呢。」 薇尔莉特?#27490;?#33879;,任由里昂?#30452;?#22320;往她身上裹著毛毯。 「说,说什?#21019;?#35805;呢!我一点也不温柔,倒不如说不擅长和女人来往,冷淡得要死呢。」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想传达心意可真是难啊 明明只是想说谢谢而已

《紫罗兰永恒花园》


每一封信,都是别人重要的思念,不存在不必送达的信件。

《紫罗兰永恒花园》


Sincerely 每当记忆未知的词语,便会在往昔残像之中伸出手, 可若孤身一人 也许有些话语,便会难以领悟,离别是如此痛苦, 「我爱你」则遥不可及,这份思念难以言喻, 我无?#28982;?#24656; 却又无比爱怜, 我为何在哭泣呢,要怎样回应自己的内心才好? 话语总是难以诉之于口,它们在心中不断积聚 愈发强?#36965;?#25105;愈发想要与你相会, 每当记忆美丽的词语,似乎便会讨厌起自己, 但若不去面对 也许有些话语,便会有所欠?#20445;?#24754;伤是如此冰冷, ?#24863;?#35874;你」则染上温暖之色,每当感受无形之物,你的声音 便会回响在我内心深处, 尚未写完便被放弃写下去的,那封没有目的地的信, 在风中飘摇,飘向想要传达之人的所在之处, 为了传达这起始的?#25112;幔?#29983;活着 不放

《紫罗兰永恒花园》


一个优秀的人偶 要能把人们所说的话里想要传达的真正心意提炼出来

《紫罗兰永恒花园》


“是……请问您的这封信要寄给谁,又想传达些什么呢?” “信的内容……我不想让人听见,就凑到你耳边说吧。收信人嘛……就只有他了——那位我做梦都想?#24444;潰?#21364;还没来得及下手的大人……” 埃多瓦德指向了?#30031;?#30340;天花板。 ?#21543;?#26126;。”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人总是会不自觉地相信自己的亲眼所见……可是,所谓怪物,可不都是一副长著角的怪异模样。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您需要哪种类型的人?#23492;兀?#26412;公司能够满足您的所有要求。」 电话那头的男性说道。艾丹想了一会儿,回答: 「那我要个大美女,而且是能到战场上的那种。嗯嗯,对,要女孩子。」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虽说女人大抵都是这样的就是了——你才想著没问题呢,下一秒就跟你说句再见,这事?#36864;?#23436;了。突然就跟你说什么『我忍你好久了!』然后就气呼呼地不知跑哪去了。真是,有什么就当面直接说别忍著嘛!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过于极端的?#22253;?#22914;果不能将他人和自己同等?#21019;?#23601;会感?#35762;话病?#25152;以,要杀掉。 扭曲的思想在他们之中『普通』地相通著。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人类是看见感觉更苦恼的?#19968;?#23601;会变的冷静下来的。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我想能够乘上船。不仅仅是能够乘上船,是船长哦。带著我的伙伴们环游世界啊。为此需要自己的船。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那?#19968;?#30475;来也是一直都相信你活著在。说确信你活著的时候……也没有怎么,嘛就是像傻子一样眼睛放光。没有去见你的话……这样啊。能够想到的只有一个说法。因为那?#19968;?#26159;道具,只是等著主人来把自己取走。应该是?#21364;?#33879;需要自己的场合吧……因为是傻子。正好是个不错的机会,去回收吧。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明明是面包但是因为太硬不能吃的话该怎么办来著?」 「我想啊,把它放在汤里一起煮,就可以解决了?#22253;桑俊?/p>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


擅长为了他人而扼杀自己,虽然不知道?#20004;?#20026;止杀掉了多少,恐怕双手已经被自己的血染遍了。

——晓佳奈

《紫罗兰永恒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