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心易变,三头五年就面目全非;也有人心如止水,十万八千里走过,初心不改。

——priest

《杀破狼》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priest

《杀破狼》


倘若天下安乐,我等愿渔?#24895;?#35835;,江湖浪迹。 倘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24895;啊?/p>

——priest

《杀破狼》

(全文)


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priest

《杀破狼》


心有一隅,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心有四方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priest

《杀破狼》

(全文)


附一掌送抵江北, 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priest

《杀破狼》


经年痴心妄想,一时走火入魔。

——priest

《杀破狼》

(全文)


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杀伐决断的铁血中,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

——priest

《杀破狼》


每个文人年幼时第一次读到横渠先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四句时,都曾动过心头血,想自己有一天成就一世无双国士,能力扛江山万万年。然而这一点心头血,总会叫功名利禄磨去一点,光阴蹉跎磨去一点,世道叵测再磨去一点,磨来磨去,一?#27815;?#23601;落入了“窠臼”?#23567;?/p>

——priest

《杀破狼》


心里不痛快的时候,就假装自己很高兴,面上?#26029;?#20102;,反过来也会让心里好受很多。

——priest

《杀破狼》


虎狼在外,不?#20063;?#27546;精竭虑;山河未定,也不敢轻贱其身。

——priest

《杀破狼》


这一宿,夜河流灯,魂归故里。

——priest

《杀破狼》


花好月圆、美满如璧,好像都得瞎猫碰死耗子,人间深情只有那么少的一点,疯子拿去一些,傻子拿去一些,剩下的寥寥无?#31119;?#24590;么够分?

——priest

《杀破狼》


长庚?#26149;?#28982;俯下身,扳过他的下巴,问道:“你说有一个私?#31119;?#19978;一封信写不下了,下次再告诉我,是什么?#20426;?顾昀笑了起来。 长庚不依不饶道:“到底是什么?#20426;?顾昀拉过他,附在他耳边,低声道:“给你……一生到老。” 长庚狠狠地抽了一口气,半晌才缓过来:“这是你说的,大将军一言九鼎……” 顾昀接道:“战无不胜。”

——priest

《杀破狼》


世间所有愁与怨的消弭,大抵一边靠忘,一边靠将心比心吧。

——priest

《杀破狼》


临到阵前,谁不想?#28010;人饋?/p>

——priest

《杀破狼》


“了然大师以前跟我说过,心有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一隅,山川河海,众生万物,经常看一看别人,低下头也就能看见自己。没经手照料过重病?#39038;乐?#20154;,还以为自己身上蹭破的油皮是重伤,没灌一口黄沙砾砾,总觉得金戈铁马只是个威风凛凛的影子,没有吃糠?#20160;?#36807;,‘民生多艰’不也是无病呻吟吗?#20426;?/p>

——priest

《杀破狼》


他原来总觉得自己的归宿就是埋骨边疆、死于山河,他把自己当成了一把烟花,放完了,也就算全了顾?#34915;?#38376;?#20234;?#30340;名声。 可是事到临头,凭空冒出了一个长庚,一巴掌将他既定的轨迹?#35780;?#20102;原来的方向,他忍不住心生妄念,想求更多——比如在社稷损耗过后,?#25925;?#19979;一点不残不病的年月,留给长庚。

——priest

《杀破狼》


原来所谓生日与节日,其实都不过是因人而起,有那么个人愿意在这么一天给他办一个小小的“仪式?#20445;?#26159;变着法子表达“我把你放在心上”。

——priest

《杀破狼》


安康盛世也有冻死饿殍,动?#35789;?#19990;也有荣华?#36824;螅?#19990;道”二字,理应一分为二,“道?#31508;?#20154;心所向,“世”就是万?#19994;?#28779;下的一粒米?#31119;?#22478;郭万里中的一块青砖。

——priest

《杀破狼》

(全文)


“你信我吗?子熹,只要你说一个字,刀山火海我也能走下去。” “我为?#25105;?#35753;你走刀山火海?#20426;?/p>

——priest

《杀破狼》


信不信在你,度不度在我。

——priest

《杀破狼》


我少年时就看着义父房里“世不?#26432;堋?#30340;字长大,后来又跟师父走遍山川,一口世道艰险不过?#35762;?#27973;尝辄止,岂敢就此退避?#30475;?#36523;生于世间,虽然天生?#25163;?#26377;限,未必能像先贤那样立下千秋不世之功,好歹也不能愧对天地自己…… ……和你。

——priest

《杀破狼》

(全文)


“长庚来,我给你擦擦眼泪。” 长庚:“你的花言巧语呢?#20426;?顾昀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从善如流地将声音压低了些许:“心肝过来,我给你把眼泪舔干净。”

——priest

《杀破狼》


而在这些宛如幻想的图纸下,还夹着一副画作,笔触并不精?#26705;?#30475;得出绘者不精?#35828;潰?#20294;意境直?#31069;?#23525;寥几笔,勾出了一个路边放爆竹的小孩,他身后有一棵不知长了什么的果树,大片的亮色结在枝头,不知画的是花?#25925;?#26524;——而远处山水层层叠叠地晕染在边缘,显得又喜庆、又宁?#30149;?那画上没写落款、也没有题诗,只标注似的?#20234;?#20010;题“河清海晏”。 无限江山?#24179;酰?#23613;在笔墨?#23567;?/p>

——priest

《杀破狼》


岂敢托荫于先辈,苟全于人后。

——priest

《杀破狼》


你若输,我陪你一起背千古骂名,你要死,我给你?#21507;帷?/p>

——priest

《杀破狼》


我想有一天国?#20063;?#26126;,百姓人人有事可做,四海安定,我的将军不必死守边关,想像奉函公一直抗争的那样,解开皇权与紫流金之间的死结,想让?#20999;?#22320;上跑的火机都在田间地头,天上飞的长鸢中坐满?#36865;?#23478;带口回家探亲的寻常旅人……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地活。

——priest

《杀破狼》


一个人如果捂着伤口不让谁看见,别人是不能强行?#20808;?#25520;开他的手的,那不是关照,是又捅了他一刀。

——priest

《杀破狼》


家与国,仇与怨,大?#28902;?#22825;各走半边,他倘若一脚迈出去,无论走上哪边,都再不能回头。

——priest

《杀破狼》


长庚神色如常地走在蜀中官道上,胸口却有一点发烫。他本以为离别如水,一捧泼?#20808;ィ?#20160;么朱砂藤黄、葱绿赭石也洗干净了,不料那顾昀?#35789;强躺先?#30340;,洗了半天,只洗得痕迹越发深邃了。

——priest

《杀破狼》


要不是弥足深陷,怎么配算是走火入魔

——priest

《杀破狼》


若我早生十年,天下便不是这个天下。

——priest

《杀破狼》


若我早生二十年,就把你抱起来偷走,好好地放在锦绣丛中养大。

——priest

《杀破狼》


每个人都会遇到自己生命中看似无法战胜的敌人,有些是灾难,有些只是磨砺——你知道磨砺和灾难的区别吗?区别就是,灾难是不可战胜的,而磨砺是可以越过的。

——priest

《杀破狼》


在?#31508;?#38452;冷的江北前线,可望不可即的十年光阴缩地成寸,被他一步迈过去了。

——priest

《杀破狼》


有那么一种人,天生仁义多情,?#35789;?#32463;历过很多的恶意,依然能艰难地保持着他一颗摇摇欲坠的好心,这样的人很罕见,但长庚确确实实是有这种潜质的。

——priest

《杀破狼》


老一辈的名将们或死于战场,或身?#20808;?#26029;,而江山不改,依稀又有少年人披玄?#20303;?#25289;白虹,不知天高地厚地越众而出。

——priest

《杀破狼》


为将者,若能死于山河,也算平生大?#20234;恕?/p>

——priest

《杀破狼》


我到过一生归宿之地,生前身后再无遗憾,不必留什么血脉。

——priest

《杀破狼》


无情可以为慰藉,有情?#35789;?#39764;?#31232;?/p>

——priest

《杀破狼》


久不见,甚相思。

——priest

《杀破狼》


关口有几株杏树,为战火牵累,树干已然?#22815;?#22823;半,虫蚁不生。一日巡营归来,竟见枯木逢春,?#31108;?#20013;又生花苞,一夜绽开,可怜可爱。行伍之人煞风景者不?#30772;?#25968;,讲什么惜花护花也是对牛弹琴,不如先下手为强,先下一枝与你玩去。

——priest

《杀破狼》


长庚瞳孔微缩,突然一把拉下身在重?#23383;?#30340;顾昀的?#26412;保?#19981;管不?#35828;?#21563;上?#22235;?#24178;裂的嘴唇。这是他第一次在双方?#35760;?#37266;的时候尝到顾昀的滋味,太烫了……好像要自燃一样,带着一股狼狈不堪的血腥气。长庚的心跳?#27599;?#35201;裂开,却不是因为风花雪月的传说?#24515;切?#19981;上不下的虚假甜蜜,心里好像?#25484;?#19968;把仿佛能毁天灭地的野火,熊熊?#20234;业?#34987;困在他凡人的肢体中,几欲破出,席卷过国破家亡的今朝与明日。

——priest

《杀破狼》


天理伦常在上,除此以外,要?#20999;?#19981;给月?#31890;?#23601;算阴天下雨我也架个梯子上天给你摘,好不好?

——priest

《杀破狼》


顾昀翻身起来将他压在怀里,突然发现?#21387;止?#20154;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寒冬腊月天里抱着这么个贴心的人,也不必身在什?#26149;?#24220;什么行宫,只要在寻常的民?#26377;?#38498;里,有那么巴掌大的一间小卧房,烧一点能温酒的地龙就足矣,骨头都酥透了,别说打仗,他简直连朝都不想去上。 这次似乎又与当年城墙上生离死别的一吻不同,没有那么绝望的激烈,顾昀心里忽然有一角塌了下去,腾出了一块最柔软的地方,心道:“这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priest

《杀破狼》


可惜顾昀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杀伐决断的铁血中,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做不来谋君窃国的事。

——priest

《杀破狼》


他觉得怀里的人好像一株可恶的藤蔓, 伸着一根要命的小枝条, 没完没了的往心窝里戳。

——priest

《杀破狼》


顾昀转向长庚:“陛下,您想去看看……我军是怎么收复江南的吗?#20426;?当他条分缕析地说这些话的时候,他?#22836;?#20315;不是一个只能躺在病榻上的伤?#36857;?#21448;成?#22235;?#20010;?#26469;澄和?#21467;军、力压西?#29616;?#21290;,平西定北、落子江南的大将军。 长庚正色回道:“我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

——priest

《杀破狼》


四海清平,山河依旧。

——priest

《杀破狼》


选了流血的路,通常也就流不出眼泪来了,因为一个人身上就那么一点水分,总得偏重一方。

——priest

《杀破狼》


人之苦楚,在拿不在放,拿得越多、双手越满,也就越发举步维艰。

——priest

《杀破狼》


那目光专注?#35835;耍?#24494;微映着一点?#22478;?#30340;雪光,好像要将他整个人装在眼里。

——priest

《杀破狼》


敬皇天后?#31890;?#24895;诸天神魔善待我袍泽魂灵。

——priest

《杀破狼》

(全文)


世上大概是没有能藏得天衣无缝的心事的,只是少了一点细致入微的体察。

——priest

《杀破狼》


这大半年以来,兵荒?#24188;?#39532;乱,纵使不得太平,可是他只要看着这些年轻人,便觉得大?#33322;?#27583;上那根顶天立地的大柱子还没有塌,还有那几个人撑着。 世间聪敏有才者何其之多,然而一个人倘若过于聪明,便总少了几分血气,更倾向于明哲保身,非得有真正的大智大勇之人率?#26085;?#20986;来,挑起那根?#28023;讲?#33021;将他们聚拢到一起。 走在前头的人注定劳心费力,也不一定有好下场,再不值也没有了……但是万千沙砾,若是没有这么几块石头,不是早就被千秋万代冲垮了吗?

——priest

《杀破狼》


大帅。顾昀迷?#38498;?#31946;地想道,我大概……真的会死于这山河。 ……恍如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priest

《杀破狼》

(全文)


纵有千秋功名垂青史,来日也不过就是块牌位。 后世的王公贵族想起来,便拿出来编排两个闲?#27425;?#20107;的典故,或还要故意贬斥几句,以显示自己见识广博、与众不同。 市井百姓想起来,则多半?#19981;?#32534;一些捕风捉影的轶事绯?#29275;?#23558;他在?#21482;?#19968;生中与一个个莫名其妙的红袖编排在一起,私奔个百八十次,艳福都在死后。

——priest

《杀破狼》


风雨飘摇中大厦将倾,然而只要那根磐石梁柱犹未倒、玄铁军威风骨未折,便总有将这破败河山收拾起来的一天。

——priest

《杀破狼》


“你不是月宫的神仙么,怎么偷跑下来了?#20426;?长庚倏地一甩手……没甩开他,怒极反笑:“少给我来这?#31069;?#25918;开!” 顾昀使了个巧劲将他往怀里一拉:“不放,既是落在我手里了,红?#23601;?#37324;,你?#26432;?#24819;重新位列?#30722;?#20102;。”

——priest

《杀破狼》


如今这世道,一脚凉水一脚淤泥,人在其中免不了举步维艰,走得时间长了,从里到外都是冷的,有颗还会往外淌热血的心、坚持一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路不容易,要是别人……特别是至亲也来泼凉水当绊脚石,岂不是也太可怜了吗?

——priest

《杀破狼》


功夫就是两样,一样是“工夫?#20445;?#19968;样就是“疼”。

——priest

《杀破狼》


想来人世间沧桑起伏如疾风骤雨,身外之物终于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殚精竭虑,原也就是尽人事听天命的虚妄

——priest

《杀破狼》


我真没力气再去把一个……别的什么人放在心上了。

——priest

《杀破狼》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20197;眨?#22823;善!

——priest

《杀破狼》


人间生离死别悲欢离合看得多一些,有时候塞在你自己心头的?#20999;┚头?#20315;能变小一点。

——priest

《杀破狼》


“你说,不管怎么样我都接受得了,只要我活着一天,他是疯是傻我都管到底。”

——priest

《杀破狼》


有些聚散如转瞬,有些聚散却如隔世。

——priest

《杀破狼》


“以己度人啊,子熹……世上的人都在以己度人……”

——priest

《杀破狼》

(全文)


野兽在重伤的时候,往往会装出一副垂死的样子,引诱敌人放下防?#31119;?#28982;后暴起?#25442;鰨?#35201;小心。

——priest

《杀破狼》


“我的将军,”他心里又是甜蜜又是怆然地想道,“历代名将有几个能安安稳稳地解甲归田?#31354;?#35805;不是戳我的心吗?#20426;?/p>

——priest

《杀破狼》


“我天狼十八部的神女,是草原上最洁净的精灵,天风也要亲吻她的裙?#29301;?#25152;有生灵看见她都要低头,她歌舞的地方,来年有成群的牛羊,有草?#20037;?#33538;丰润,数不清的鲜花能开到长生天的脚底下……”

——priest

《杀破狼》


这天下熙熙?#23525;粒?#21531;?#26377;?#20154;哪怕各行其道,也总能撞在一起,你越是什么都不想搀和,越是想卓尔不群的做点事,就越是什么都做不成……

——priest

《杀破狼》

(全文)


“我恨死你了。”长庚道,“我恨死你了顾子熹。”

——priest

《杀破狼》


抛却千重枷锁与人?#31069;?#32477;境下的灼灼深情能令他的铁石心肠也动容吗? 倘若他准备好了死于城墙上,那么这一生中最后一个与他唇齿相依的人,能让他在黄泉?#38750;?#24863;觉自己身后并非空茫一片吗? 算是慰藉吗? 亦或是……会让他啼笑皆非吗? 那一刻,大概没有人能从顾昀俊秀的面容上窥到一点?#22235;摺?/p>

——priest

《杀破狼》


他忍不住心生妄念,想求更多——比如在社稷损耗过后,?#25925;?#19979;一点不残不病的年月,留给长庚。

——priest

《杀破狼》


有时候“真心实意”这种东西是有时效性的,过期不候。

——priest

《杀破狼》


和尚我若不知世道,怎么有脸自称身在世外。

——priest

《杀破狼》


臣顾昀,?#29123;?#26469;迟!

——priest

《杀破狼》


就在这时,一只冰凉的手忽然攥住了他的脚,刚好?#33322;飭四?#28779;烧火燎的疼痛,长庚急喘了几口气,有人在他耳边低声道:“嘘——没事,都过去了,不疼。” 长庚茫然抬头,只见周遭忽然场景大变,他的身形逐渐拉长长高,然而衣衫依然褴?#20898;?#36941;体依然是伤,无边的寒冷犹如要浸到他的骨头里,关外孤绝无?#25269;?#22320;中,他眯起眼睛,看见一人逆光而来,大氅猎猎,步履坚定,腰间?#26131;?#19968;个玄铁的旧酒壶。 那个人双手稳如铁铸,而眉目却能入画,对他伸出一只手,问道:“跟?#26131;?#21527;?#20426;?长庚看着他,身心?#38468;?#34394;脱,一时说不出话来。 “跟?#26131;擼?#20197;后不用再回来了。”

——priest

《杀破狼》


无限江山?#24179;酰?#23613;在笔墨?#23567;?/p>

——priest

《杀破狼》


“师?#31119;?#24744;说我佛普度众生,那何为众生呢?#20426;?“阿弥陀佛,贩夫走卒、?#26159;?#22269;戚、红男绿女、黄发垂髫,?#37221;?#20110;飞鸟走兽、花叶草?#23613;?#19968;呼一吸之?#20898;?#19968;动一静之外,有情者、有欲者、有忧怖者、有憎恶者,皆为众生。” “那徒儿也是众生,师父也是众生,佛祖也是众生吗?#20426;?/p>

——priest

《杀破狼》


太始十八年,顾昀?#25442;?#29572;铁虎符,挂印请?#29301;?#20960;个月以后,太子李铮从他一言九鼎的皇叔手里接过了皇位,废除年号,设立放之四海皆准的新历,将一众前辈磕绊摸索了十八年后平?#24525;?#36215;来的新时代?#26377;?#20102;下去。 至此,山河依?#26705;?#22235;海清平。

——priest

《杀破狼》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边城大漠如血的落日,玄鹰的身影时而飞掠而过,像一条拖着白虹的金?#20898;?#36828;近黄沙茫茫,平林漠漠,年幼的顾昀几乎是被震撼了。 他们一直看着那?#21482;?#24344;的红日沉入地下,顾昀听见老侯爷对旁边的副将有感而发,说道:“为将者,若能死于山河,也算平生大?#20234;恕!??#31508;?#20182;?#27426;?#32780;如今,二十年过去了。 “大帅,”顾昀迷?#38498;?#31946;地想道,“我大概……真的会死于这山河。” ……恍如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priest

《杀破狼》


长庚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的?#24120;?#30446;光中不知不觉中带?#38386;?#35768;小心翼翼的贪婪,心里悲哀地?#33125;瞎?#26112;说得对——很多东西会变,活人会死,好时光会消散,?#30528;蠊示?#20250;分离,山高海深的情义会随水流到天涯海角……唯有他自己的归宿既定且已知,他会变成一个疯子。

——priest

《杀破狼》


了然大师有一次对他说过,“人之苦楚,在拿不在放,拿得越多、双手越满,也就越发举步维艰?#20445;?#38271;庚深有所感,?#33125;?#20182;说得对,但一个顾昀对他而言,已经重于千钧,他?#27425;?#20174;放下——因为放了这一个,他手头就空了。

——priest

《杀破狼》


他像一头摆进?#26053;?#20013;的凶神石像——让人凛然生畏,又落满寂寂香?#25671;?/p>

——priest

《杀破狼》


而那乌尔骨的尽头,有一个顾昀。 ……犹在千山万水之外。

——priest

《杀破狼》


顾昀笑也好,怒也好,他都恨不能刻在眼里凑一整?#20303;?/p>

——priest

《杀破狼》


胡虏已尽,远征已矣。 秋风吹不尽明月,到如今,月圆人圆,改了天地。

——priest

《杀破狼》


“亲也亲了,抱也抱了,你还想让我说什么?男人话太多就没时间做别的了,这道理你懂不懂?#20426;?/p>

——priest

《杀破狼》


顾?#28010;?#27627;不以为意,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笑出了一身疾风骤雨奈我何的疏狂。

《杀破狼》


心存欲望,尤其是不切?#23548;?#30340;欲望,是件非常痛苦的事,不论是财欲、权欲?#25925;?#20854;他什么――其实都是身上的枷锁,陷得越深,也就被缠缚得越紧,这种道理长庚心里太清楚了,因此他一刻也不敢放纵。

——priest

《杀破狼》


此身于世间,虽然天生?#25163;?#26377;限,未必能像先贤那样立下千秋不世之功,好歹也能不愧对天地自己…… ……和你。

——priest

《杀破狼》


他们?#24895;?#23376;相称,可原来缘?#24535;?#20687;一寸长的破灯捻,才点火就烧到了头,只有他还?#20004;?#22312;地久天长的梦里。

——priest

《杀破狼》


风雨如晦,而天地间有一书生

——priest

《杀破狼》


要效仿商君——要不择手段地变法维?#25314;?#20026;世人所憎所?#26705;?#36710;裂于?#23567;?#25104;为这个时代轰轰?#20234;?#28903;过的煤渣。

——priest

《杀破狼》


长庚有时候觉得,只有顶着风浪不停地逆流而行,走到一个自己能看得起自己的地方,或许才能配得上在午夜梦回的时候稍微肖想一下他的小义父。

——priest

《杀破狼》


我封侯安定,就是为大梁打仗的。

——priest

《杀破狼》


很快他就能?#30772;?#37027;样一个四海宾服的大?#28023;?#20063;许那时候,玄铁三营只需要守在古丝路入口维护贸?#23383;刃潁?#25110;者干脆集体在边境开荒,他的大将军愿意在边境喝葡萄美酒也好,愿意回京城跟鸟吵架也?#30504;?#20840;都可以从容,不必再奔波?#19979;罰?#20063;不必再有那么多迫不得已。

——priest

《杀破狼》


忽然间,他有种感觉,好像多灾多难、几聚几散的玄铁营始终垫在社稷之下,像一把散落的种子,流落四方,不知不觉中便能从哪里长出一棵参天大树。

——priest

《杀破狼》


他非但没松手,抱着顾昀的双?#21482;?#32039;?#31169;簦?#27515;活要黏在他身上,一?#26041;?#20046;胁持着顾昀,黏着顾昀进了船舱。 顾昀奇道:“你怎么又发明了一种撒娇的?#31108;?#26679;?#20426;?长庚一字一顿地反讽:“?#27426;?#28699;人吓死?#22235;亍!? 顾昀:?#21834;?/p>

——priest

《杀破狼》


固守一家一国,成一世名将

——priest

《杀破狼》


“这话是你说的,大将军一言九鼎……” “战无不胜!”

——priest

《杀破狼》


无主帅令,玄铁营寸步不敢退。

——priest

《杀破狼》


他曾经以为天性遇强则强,所以从未畏惧过父?#31069;?#21364;原?#35789;?#35760;忆最深处已经模糊的地方,戳着一根没有芯的割风刃,顶天立地地护持着他。

——priest

《杀破狼》


临到阵前,谁不想?#28010;人?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我想,给你......一生到老 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 我封侯安定,就是为大梁打仗的 何人知我霜雪催 何人与我共一醉 附一掌抵江北 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倘若天下安乐,我等愿渔?#24895;?#35835;,江湖浪迹 倘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24895;?虎狼在外,不?#20063;?#27546;精竭虑;山河未定,也不敢轻贱其身。争?#20999;?#26080;用的义气没有用 他忍不住心生妄念,想要求更多——比如社稷损耗过后,?#25925;?#19979;一点不残不病的岁月,留给长庚。

——priest

《杀破狼》


也许沈易说得对,幼子与老?#31119;?#30830;实都是沉甸甸的担子,能把人压得低下头,看清自己。

——priest

《杀破狼》


都是不合时宜的狠毒,不合时宜的温情。 ……不合时宜的毒药,不合时宜的解药。 “大表兄看着你呢”

——priest

《杀破狼》


从盘古开天地至今,多少宗族血脉?#38388;?#28781;在了浩浩光阴里,或是天灾、或是战?#25671;?#25110;是在漫长的通婚中被同化……有些如泰山崩,有些如风吹?#24120;?#22825;翻地覆,而后潜移默化。

——priest

《杀破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