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自以为心若顽石,却终究人非草木。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为遇一人而入红尘,人去我亦去,此身不留尘。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你要记着别人对你的好,不要去记你对别人的好。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会快活自在。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生前哪管身后事??#35828;?#20960;日是几日! 我见诸君多有病,料诸君见我、应如是。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魏婴] 天自撰我命 唤魂为逆 肆酒行 削竹横笛借音 [蓝湛] 月濯云深里 留雪拥襟 持琴问灵 拂剑承天地 [江澄] 傲骨几锉尽 惟立仇心 十方雷霆乍起 振紫衣 [温宁] 清风策?#21152;?远夜如移 纵入冥泥 明镜仍为寄 [薛洋] 掌覆道左阴翳 妄握天格命理 [晓星尘] 别师犹染凡心 剑端新雪霁 独恨无留迹 [宋岚] 度履孤霜千里 凭樽还如对知己 皓月清风长系?#21152;?#33618;城忆

《魔道祖师》

(全文)


我记性是真的很差 从前的事 有很多我都想不起来了 但是 但是从现在开始 你说的话 做过的事 我都会记得 一件也?#25442;?#24536; 你特别好 我?#19981;?#20320; 或者换个说法 心悦你 爱你 想要你 随便怎么你 我想一辈子和你一起夜猎 我还想天天和你上 床 我发誓不是什么一时兴起 也不是像以前那样逗你玩儿 更不是因为感激你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管他熙熙攘攘的阳关道,我偏要一条独木桥走到黑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20154;?#21917;过?#26408;疲?#21463;他受过的伤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你特别好,我?#19981;?#20320;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问灵十三载 等一不归人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蓝曦?#36857;?#25105;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34013;来用?#24819;过要害你!”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无羡

《魔道祖师》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35828;?#19978;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 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32043;?#36523;来,用足?#32902;?#27668;,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歼邪。 “待他醒来,说‘对不起,错不在你。’”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魏无羡迎风看着蓝忘机的背影,眯起眼睛,盘起腿,惊讶地发现自己竟?#33618;?#22815;用这种清奇的姿势在小?#36824;成?#20445;持不倒。 这只是一件无聊的小事,他却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稀奇事,急于和蓝忘机分享,叫道:“蓝湛,看我,快看我!” 如当年一般,魏无羡笑着叫他了,他也看过去了。 从此,就再也移不开眼睛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蓝湛

《魔道祖师》


“那好。我问你,你——有没有偷喝过你屋子里藏的天子笑?#20426;? 蓝忘机:“否。” 魏无羡:“喜不?#19981;?#20820;子?#20426;? 蓝忘机:“?#30149;!? 魏无羡:“有没有犯过禁?#20426;? 蓝忘机:“?#23567;!? 魏无羡:“有没有?#19981;?#36807;什么人?#20426;? 蓝忘机:“?#23567;!? 魏无羡:“江澄如何?#20426;? 皱?#36857;骸?#21756;。” 魏无羡:“温宁如何。” 冷淡:“呵。” 魏无羡笑眯?#20804;?#20102;指自己:“这个如何?#20426;? 蓝忘机:“我的。” ?#21834;? 蓝忘机盯着他,一字一顿,清晰无比地道:“我的。”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酒很香,很?#36857;?#20063;很辣。大概能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19981;丁? ?#20154;?#21917;过?#26408;啤? 受他受过的伤。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只羡忘羡不羡?#26705;?#35828;是天天就天天。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人这一辈子,有两句肉麻的话是非说不可的。 ――‘’谢谢你‘’和‘’对不起‘’。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晓星尘笑道:“那可不行,你一开口我就笑。我一笑,剑就不稳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霜华敛去君珍重 再无明月送清风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魏无羡笑眯?#20804;?#20102;指自己:“这个如何?#20426;?蓝忘机:“我的。” ?#21834;?蓝忘机盯着他,一字一顿,清晰无比地道:“我的。”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云梦双杰手牵手,谁先脱团谁是狗。为了蓝湛狗就狗,谁要跟你手牵手。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他哽咽着道:?#21834;?#20320;说过,将来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永远?#25442;?#32972;?#35328;?#26790;江?#31232;?#36825;是你自己说的。” ?#21834;??#32842;?#29255;刻,魏无羡道:“对不起。我食言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要说的话,要悔的罪,要道的?#31119;?#35201;做的孽,统统在那?#28201;?#38271;的虚无中被一次次的演绎到疲倦,他尖叫哭泣、哀嚎狂笑,统统得不到?#39759;?#22238;应,他那样盲目而绝望,是因为他终于彻底被世界遗弃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魏无羡一听到?#26041;校?#30331;时汗毛?#25925;?#24448;蓝忘机怀里缩去,魂飞魄散道:“蓝湛!” 蓝忘机早已自觉地揽住他,应道:“嗯!” 魏无羡道:“抱住我!” 蓝忘机道:“已经抱住了。” 魏无羡道:“抱紧我!” 蓝忘机便用力将他搂得更紧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江厌离道:“你要跟我说什?#35789;攏俊?魏无羡笑道:“没什?#35789;?#21568;。我就进?#21019;?#20010;滚。” 说着,真的在地上打了个滚,江厌离问道:“羡羡,你几岁?#21073;俊?魏无羡道:“三岁?#30149;!?/p>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世人皆叹蓝忘机问灵十三载寻一不归人 无人叹薛洋独守一古孤?#21069;?#24180;等一不归魂

《魔道祖师》


薛洋冲他喝道:“你一无事?#26705;?#19968;败涂地,你咎由自取,你自找的!” 这一刻,在晓星尘身上,魏无羡看到了自己。 一个一败涂地,满身鲜血、一事无?#26705;?#34987;人指责、被人怒斥,只能嚎啕大哭的自己!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金光瑶道:“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吧。” 魏无羡道:“不行,很急。”金光瑶道:“那这样说也可以。” 他本来只是随口一句,谁知,魏无羡恍然道:“说的也是。” 说完,魏无羡便声嘶力竭地吼道:“蓝湛!蓝忘机!含光君!我,我刚才,是真心想跟你上床的!” ?#21834;? ?#21834;? ?#21834;? ?#21834;?/p>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忘机把你藏在一个山洞里。我们到的时候,你呆呆地坐在洞内的一块石头上,忘机握着你的手,正在给你输送灵力,低声不知在问你什么。” “自始至终,你对他重复的都是同一个字。” “ '滚' 。” 魏无羡喉咙干哑,眼眶发红,说不出一个字。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我独自徘徊在孤苦世间、?#26408;?#20803;神精气,宁可魂飞魄散,也想再见你一面。 但这一见,就是最后永诀。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天真无忌的童言,最是能致命。小孩子什么都不懂,而正是因为他们不懂,所以伤人心才往往最直接。

《魔道祖师》


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敛芳瑶琴金光散,泽芜?#22823;?#34013;曦痕。 君子如兰茶未满,旧?#31471;?#36861;酒已温。 红尘焉有忘机语,梦?#35328;?#20026;无羡人。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我娘说过的 你啊要记着别人对你的好 不要去记你对别人的好 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 这样才快活自在 我娘还说啊 说什么 ?#30340;?#24050;经是我的人了 嗯嗯 不知羞 不正经 无聊 轻狂 又在胡说八道 对不对 好了 我都帮你说了 来来去去就这么几个词 真是跟从前一样一点都没变 呐 我也是你的人了 扯平了 行不行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眉间点血,衣上?#26723;ぃ?#24840;笑愈孤寒。 雪落泽芜?#36134;?#26126;,花落敛芳徒恨生。 可怜终无终!

《魔道祖师》


“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歼邪。”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魏无羡对蓝忘机道:“蓝湛,你醉了怎么脸都不红一下。” 因为蓝忘机看上去太正常了,比魏无羡还要正常,所以他也忍不住用对正常人的口吻?#36864;?#23545;话。谁知,蓝忘机听了这句,突然伸手,揽住他的肩膀,往怀里一拽。 猝不及防,魏无羡被拽得一头撞在他胸膛上。 正晕着,蓝忘机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听心跳。” “什么?#20426;? 蓝忘机道:?#20658;?#30475;不出,听心跳。”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薛洋不似魏无羡那样?#20197;耍?#20182;?#33618;?#36935;到那个把他带回家的江枫眠,没有遇到那个像帮魏无羡挡狗的江澄,更?#33618;?#36935;到他的蓝忘机,故事最末在他手里紧攥?#26408;?#26159;晓星尘给他的,因他不舍得吃而发黑的糖。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那个时候的薛洋,年纪极轻,面容虽然稚气未消,个子却已经很高。身上穿的也是金星雪浪袍,和金光瑶站在一起,如春风拂柳,一派少年风流。”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现在才去堵伤口,什么用都没?#23567;?#26195;星尘已经死了,彻彻底底地死了。 连魂魄都碎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魏无羡眼睛紧紧闭着,手却抓着他不放,似乎在做梦。嘀嘀?#31455;?#36947;:“......你......你别生气......” 蓝忘机微微一征,柔声道:“我没生气。” 魏无羡道:“......哦、” 听到这一句,他像是放心了一般,手指微微松了。 蓝忘机在他身旁坐了?#25442;?#20799;,见他又一动不动了,再次准备起身。谁知,魏无羡另一只?#32622;?#22320;又抓住了他。抱着他一条手臂不放,喊道:“我跟你走,快把我带回你家去!” 蓝忘机睁大了眼睛。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忽然,晓星尘拿起地上的霜华,调转剑身,锋刃架上了?#27605;?#38388;。 一道澄净的银光划过薛洋那双?#36335;?#26263;无天日的幽黑眼睛,晓星尘松开了手,殷红的鲜血顺着霜华剑?#35874;?#19979;。 随着那一声长剑滚落的清响,薛洋的笑声和动作?#24067;?#20957;固了。 ?#32842;?#20102;半晌,他走到晓星尘一动不动的尸体身边,低下头,嘴角边扭曲的弧度慢慢回落,眼睛里爬上了密密麻麻的血丝。不知是不是?#21019;?#20102;,薛洋的眼眶却微微的红了。 随即,他又恶狠狠地咬牙道:“是你逼我的!” 说完,他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20843;?#20102;更好!死了的才听话。”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黑夜已过,天上的太阳,就快升起来了。 而地上的太阳,该落下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亦恶亦怜薛成美,半生恶尽半生痴。

《魔道祖师》


当年?#21543;?#26085;之征”中,夷陵老祖于战场之上,横笛一支吹彻长夜,纵鬼兵鬼将如千军万马,所向披靡,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无情的薛洋上尚可独活,?#26143;?#30340;薛洋必死无疑。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因为并不存在?#39759;?#35823;会。误会这种东西,推心置腹畅谈一番,摊开了说,便能清楚明?#20303;?#20320;好我好。可这世上,更多的是无解的难题。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你特别好,我?#19981;?#20320;。换句话说,心悦你,爱你,想要你,随便怎么你。我想天天和你一起夜猎,还想天天跟你上?#30149;?/p>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世事不是都一定要分个黑白明了,你我皆放下,已如此重要。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在薛洋的故事中,那个吃不到点心、哇哇大哭的他,和现在的他差距太大了,让人很?#23547;?#20182;们联?#26723;?#19968;起。而此时此刻,魏无羡终于在薛洋的?#25104;希?#30475;到了那个茫然懵懂的孩子的一点影子。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晓星尘道:“你在我身边这几年,究竟是想干什么。” 薛洋道:“谁知道。可能是无聊吧。”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薛洋也有心,可道长不信。

《魔道祖师》


薛洋像是完全没有想到会出?#32456;?#31181;意外,那张永远都笑意满满的?#25104;希?#22836;一次出现了一片空?#20303;? 不假思索,他后知后觉地用手去捂晓星尘脖子上的伤口。然而,血已经流尽了,晓星尘的脸已苍白如?#21073;?#22823;片大片已变成暗红色的血干涸在他?#26408;毕?#38388;。 现在才去堵伤口,什么用都没?#23567;?#26195;星尘已经死了,彻彻底底地死了。 连魂魄都碎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义城有三盲,真盲,假盲,心盲。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但修鬼道不修?#26705;文?#21315;军万马,十方恶霸,九州奇侠,高岭之花,但?#19981;?#20026;一抔黄土,统统收归旗下,为我所用,供我驱策!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天天就是天天。

——蓝忘机

《魔道祖师》


生前哪管身后事,?#35828;?#20960;日是几日。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魏无羡道:“那可不一定,要是换?#23435;?#20197;前的身体,吊着半截肠子?#23492;?#33258;己塞回去再战三百场。” 看他刚醒过?#20174;?#24320;始瞎说,蓝忘机摇了摇头,转开?#32902;常?#39759;无羡以为他要走,忙道:“蓝湛蓝湛!别走。我胡说八道,我不好,你不要不理我。” 蓝忘机道:“你?#21476;?#20154;不理你吗?#20426;?魏无羡道:“怕的,怕的。” 他已经好久没有体会?#21073;?#21463;伤醒来之后,有人守在身边的感觉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蓝湛,看我,快看我!” 如当年一般,魏无羡笑着叫他了,他也看过去了。 从此,就再也移不开眼睛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全世界只为你一人唱的曲 今生成为我认出你最好的证明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魏无羡道:“什么样的?#33510;牛?#21547;光君这样的,我就很?#19981;丁?蓝忘机此人,则是最不能忍受这种轻佻无聊的玩笑。?#27426;?#24515;到之后,他绝对会主动划清界限保?#24535;?#31163;。一次恶心两个人,一箭双雕! 谁知,蓝忘机听了这句,转过身来。 他面无表情道:“这可是你说的。” 魏无羡:“嗯?#20426;?蓝忘机回头,不失礼?#29301;?#21364;不容置喙,道:“这个人,我带回蓝家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薛洋的眼中刹那间爆满了血丝。他霍然起身,双手紧紧捏起拳头,在义庄里横冲直撞地一阵摔踢,巨响阵阵,把他刚刚亲自收拾的屋子?#19994;?#19971;零八落。 这时候,他的表情、发出的声音,?#21364;?#21069;他所有的恶态加起来还要疯狂、还要可怕。 砸完?#23435;?#23376;,他又平静下来,蹲回到原地,小声地叫:“晓星尘。” 他道:“你再不起来,我要让你的好朋友宋岚去杀人了。 “这整座义城的人我全都会杀光,全都做成活尸,你在这里生活了这么?#33579;?#19981;管真的可以吗? “我要?#23547;?#31632;那个小瞎子活活掐死,曝尸荒野,?#38753;?#29399;?#20852;?#21827;得稀巴烂。” 阿箐无声地打了个寒战。 无人回应。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他大抵是相信再过?#25442;?#20799;两个人就又可以再见了,心情越来?#25509;?#24555;,把地上滚落的蔬菜水果都捡了起来,重新在篮子里码得整整齐齐,还大发勤快地把屋子也打扫了一通,给阿箐睡的?#25758;?#37324;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新稻草。最后,?#26377;?#23376;里拿出了晓星尘昨天晚上给他的那颗糖。 刚要送进嘴里,想了想,却又忍住,放了回去,坐在?#36771;擼?#21333;手托腮,百般无?#26723;?#31561;着晓星尘坐起来。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可是。魏无羡微微侧?#31069;?#30475;到了站在他身旁,毫无犹豫之色、更无退缩之意的蓝忘机。 可是——这次,他不再是一个人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薛洋背着晓星尘的尸体走出门去,像个疯子一样,口里碎碎念道:?#20843;?#28789;囊,锁灵?#25671;?#23545;了,锁灵囊,我需要一只锁灵囊,锁灵囊,锁灵?#25671;?/p>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七岁?#29616;福?#26029;了他的?#30130;?#27515;前断臂,断了他的恶。

《魔道祖师》


姑?#36134;?#22721;仍在,云?#25105;?#26080;双杰。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小家碧玉洛冰河,大?#22812;?#31168;蓝忘机 ▽ 上善若水晓星尘,十恶不赦薛成美 ▽ 伶牙俐齿魏无羡,吐槽狂魔沈清秋

《魔道祖师》


其实从头到尾,被挫骨扬灰,灰飞烟灭的,只有温情一人。

《魔道祖师》


我小时候每天?#21152;?#34935;地觉得自己是个惊世奇才,真他妈了不起。而且我不光心里面这么觉得,我还到处?#30340;亍?/p>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当然。手指是自己的,命是别人的。杀多少条都抵不过。五十个人而已,怎么抵得上我一根手?#31119;?/p>

《魔道祖师》


我娘说过的, 你要记着别人对你的好, 不要去记你对别人的好, 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 这样才会快活自在。 所以, 蓝湛, 我现在心里什么也没装, 就剩下一个你。

《魔道祖师》


他微仰着头,神色专注,望着树顶,朝树下走近几?#21073;心?#20040;几个?#24067;洌?#20284;乎想伸出双手。 忽然之间,魏无羡有一种异常强烈的冲动。他想像当年那样,掉下去。 他心中有个声音说:“如果他接住我,我就......” 想到“我就”两个字时,他便撒了手。 见他毫无征兆地摔下了树,蓝忘机双目一下子睁大了,一个箭步抢上来,魏无羡在空中转过身,“哎哟哈哈” 的和被他接了个正着,或说,?#32902;?#20010;满?#22330;?/p>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他是真真实实的人,他是见不得光的鬼,他们之间,?#36335;?#27704;远?#20960;?#30528;这样一道生死鸿沟。

《魔道祖师》


那时候他还穿着江家的服饰,腰间一把「随便?#29399;?#33426;?#19979;丁?#37027;时候他还未剖去内丹,弃仙途修鬼道,还不是人们谈之色变、可止小儿夜啼的夷陵老祖。?#19978;В?#20063;只是那时候了

《魔道祖师》


世人皆叹蓝湛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 无人唏嘘薛洋守一无人城,候一不归魂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晓星尘浑身都?#35835;?#36215;来。 好半晌,他才艰难地道:“你骗我。你想骗我。” 薛洋道:“是,我骗你。我一直在骗你。谁知道骗你的你都相信了,不骗你的你反而不信了呢?#20426;?/p>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夷陵心有属,十五年华?#25671;?陈情唇边默,过眼逢避尘。 忘机琴声渺,问灵一曲沉。 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

——破晓烟云吧

《魔道祖师》


?#20154;?#21917;过?#26408;疲?#21463;他受过的伤,种他种过的思追

《魔道祖师》


道义与?#26143;?#19981;可得兼 薛成美成何人之美,唯余断掌将饴糖藏。 晓星尘晓何人之心,唯有霜华横此生葬。 执念成狂,半生桀骜,我最终活成了你,半死不活,?#28251;?#20837;魔。

《魔道祖师》


“待他醒来,说对不起,错不在你。”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由于之前他已经吃?#31169;?#20809;瑶无数个亏、上过他无数次?#20445;?#36825;一?#25105;?#38590;免心?#23576;?#24789;,怀?#20260;?#26159;因为?#33618;?#24576;桑拆穿背后的动作,情急之下才故意反咬,只为再?#38382;?#20182;分神。金光瑶轻而易举地读懂了他目光中的意?#36857;?#24594;极反笑,道:“蓝曦?#36857;?#25105;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34013;来用?#24819;过要害你!”蓝曦臣怔然。金光瑶又喘了几口气,抓着他的剑,道:?#21834;背?#20320;云深不知处被烧毁?#21727;?#22312;外,救你于水火之中的是谁?后来姑苏蓝?#29616;?#24314;云深不知处,鼎力相助的又是谁?#31354;?#20040;多年来,我何曾打压过姑苏蓝氏,哪次不是百般支持!除了这次?#20197;?#21387;了你的灵力,我何曾对不起过你和你家族??#38382;毕?#20320;邀过恩!”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要救一个人往往束手无策,可要害一个人,又何止?#26143;?#30334;?#32844;?#27861;。

《魔道祖师》


薛洋的小指断了,月老怎么牵线呢。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你还挂着这个剑穗?#20426;?#20182;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丑死了,?#31508;?#25105;说这是我亲手编的,能够保佑你平平安?#30149;?#37027;是骗你的,什么平?#27493;幔?#20687;我这样的恶人会去祈祷别人的平安吗?#20426;?鲜红的剑穗悬在半空中,无风自动,款款摇曳。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世道多?#20806;瑁?#36884;中有荆棘,愿持避尘为君扫,尽可款款步。 月移惊更鼓,星落起乌啼,彻夜独剪西窗烛,?#26025;?#24402;?#34915;貳?/p>

——蓝忘机

《魔道祖师》


哪个男人宿醉之后的第二天清晨一大早醒来,看见另一个男人赤着身体躺在自?#21495;?#36793;,两个人还挤在同一条被窝里,都没那个空去?#21467;擰? 魏无羡裸着膀子,单手托腮,笑得诡异。 蓝忘机:“你……” 魏无羡:“嗯?#20426;? 蓝忘机道:?#30333;?#26202;我……” 魏无羡冲他眨了一下左眼:?#30333;?#26202;你好?#25380;叛剑?#21547;光君。” ?#21834;? 魏无羡道:?#30333;?#26202;的事,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20426;? 看样子是真不记得了,蓝忘机脸都白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晓星尘却对投射在他?#25104;?#30340;两道目光浑然不觉。说到?#31069;?#36825;间屋子里,真正瞎了的人,只有他一个而已。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蓝忘机静静看着他,道:“你对谁都是这样一派轻浮浪子的行?#22581;稹!?魏无羡想了想,道:“好像是?#20426;?蓝忘机?#39740;?#21322;晌,才道了一声:“轻狂!”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若?#20197;?#34987;珠玉珍视,何须与草芥为友邻。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人间欠我一颗糖,我却只?#20449;?#38684;付以人间。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白色的绷带已彻底被染成红色,晓星尘满脸鲜血,没有眼珠,流不出泪水。 被欺骗了几年。将仇人当做好友。善意被人践踏。自以为在除魔?#31515;?#21452;手却沾满无辜之人的鲜血。亲手杀了自己的好友! 他只能痛苦地呜咽道:“饶?#23435;?#21543;。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魏无羡知道,不能跟喝醉了的人反着来,忙道:“好好好,依你,走开就走开。”说着拔出竹笛。?#20260;?#36824;?#21796;?#31515;子送到唇边,蓝忘机一把抢过来,道:“不许吹给他听。” 魏无羡揶揄道:“你怎么这么霸道呀。” 蓝忘机不高?#35828;?#37325;复道:“不许吹给他听!” 魏无羡发现了。醉酒的人常常有很多话说,蓝忘机平时却不怎么爱开口,于是他喝多了之后,就会不?#29616;?#22797;同一句话。他心想,蓝忘机可能是不?#19981;?#20182;以笛音操控温宁,得顺着他的毛摸,便道:“好吧。只吹给你听。” 蓝忘机满意地“嗯”了一声,笛子却?#25442;?#32473;他了。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你一开口我就笑,我一笑,剑就不稳了

——晓星辰

《魔道祖师》


我薛洋,晓天地,晓人心,但终究不晓星尘。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魏无羡答非所问道:“蓝湛……我们走吧。” 马上走。 再也不要回来了。 蓝忘机道:“好。”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谁知道骗你的你都信了,不骗你的你反而不信了呢?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薛洋被蓝忘机一剑划过,非但在胸口划出了一道伤口,那只他藏在怀里的锁灵囊,也被避尘的剑尖挑了过去。 魏无羡道:“薛洋!你要他还给你什么?霜华吗?霜华又不是你的剑,凭什么说‘还给你’?要脸吗?#20426;? 薛洋哈哈大笑起来。魏无羡道:“笑,你笑吧。笑死你也拼不齐晓星尘的残魂。人家恶心透了你,你还非要拉他回来一起玩游戏。”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二哥哥,你行行好,留我条命在,咱们来日方长,下次继续,吊起来继续行不行?今天饶?#23435;?#36825;个雏儿吧。含光君威武,夷陵老祖输了输了,一败涂地,来日再?#21073;?/p>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魏无羡是个很会给自己找乐子的人,尤其擅长苦中作乐。既然没有别的东西可玩,那就只好玩蓝忘机了。 他道:“忘机兄。” 蓝忘机岿然不动。 魏无羡道:“忘机。” 听若?#27425;擰? 魏无羡:“蓝忘机。” 魏无羡:“蓝湛!” 蓝忘机终于停笔,目光冷淡地抬头望他。魏无羡往后一躲,举手作防御状:“你不要这样看我。?#24515;?#24536;机你不答应,我才?#24515;?#21517;字的。你要是不高兴,也可以叫我名字叫回来。”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魏无羡整个身体凌驾于蓝忘机上?#21073;?#21452;腿分开,跪在他腰部?#35762;啵?#25163;则撑着木?#21073;?#25226;蓝忘机困在双臂中央,?#21507;?#32531;缓压下去。两张?#25345;?#38388;?#26408;?#31163;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魏无羡都快呼吸困难了,蓝忘机终于开口了。 他?#32842;?#20102;一阵,道:“下去。” 魏无羡厚着脸皮道:“不下。”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这双白靴绕过?#23435;?#26080;羡,不紧不慢,往前走了三步。魏无羡抬头起身。与之擦肩而过时,?#27492;?#26080;意地?#36864;?#23545;视了一刹那。 来人满身如练的月光,背负一把七弦古琴,琴身比寻常古琴要窄,通体乌黑,木色柔和。 这男子束着一条云纹抹额,肤色白皙,俊极雅极,如琢如磨。眼睛的颜色非常浅淡,仿若琉璃,让他目光显得过于冷漠。神色间有霜雪之意,是近乎刻板的一?#20260;?#28982;,即便是看见?#23435;?#26080;羡现在这张可笑脸孔也无波无澜。 从头到脚,一尘不染,一丝不苟,找不到一丝不妥贴的失仪之处,饶是如此,魏无羡心里还是蹦出了四个大字: “披麻戴孝!”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你特别好,我?#19981;?#20320;。 或者换个说法,心悦你,爱你,想要你,随你怎么样。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听着他?#30446;?#24052;巴地反复道歉。忽然间,魏无羡觉得滑稽无比。 根本不是温宁的错。 是他自己的错。 发狂?#21050;?#19979;的温宁,只是一件武器而已。这件武器的制造者,是他。听从的,也是他的命令。 …… 怔怔地想着,想着,魏无羡忽然哭了。 他茫然地道:?#21834;?#35841;来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啊?#20426;?/p>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


并非无法承受旁人言语攻讦,毕竟?#32972;?#20570;出选择时就已无比清楚,今后将面对的是什么道路,心?#24615;?#24050;自警:记住云梦江氏那一句?#24050;怠?#26126;知不可而为之”。只是自以为心若顽石,却终究人非草木。

《魔道祖师》